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總裁 > 39951

39951

不知南作者 著

總裁完結

《39951》小說講述的是李云訣和蕭傾夢愛恨情仇的感情故事,又名《風動護花鈴》,這是作者不知南傾心創作的女頻小說,目前已完結。小說《39951》精彩呈現:蕭傾夢曾經是一國的公主受盡寵愛,而李云訣則是身邊的將軍,應俊瀟灑,蕭傾夢為了愛情背叛了國家,遠離了家人,可最終呢?不但沒有最愛人的疼愛,反而倉皇入獄,差點丟掉性命。...

5萬字 更新:2019-09-01 14:26:54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39951》小說講述的是李云訣和蕭傾夢愛恨情仇的感情故事,又名《風動護花鈴》,這是作者不知南傾心創作的女頻小說,目前已完結。小說《39951》精彩呈現:蕭傾夢曾經是一國的公主受盡寵愛,而李云訣則是身邊的將軍,應俊瀟灑,蕭傾夢為了愛情背叛了國家,遠離了家人,可最終呢?不但沒有最愛人的疼愛,反而倉皇入獄,差點丟掉性命。

《39951》節選在線試讀

大靖皇后娜云哲,蕭輕雪不會忘記這個名字。這么多年來,唯一能陪在李長卿身邊的女人。

而從兩人對視的一瞬中,蕭輕雪感受到了那位皇后對她的敵視。

此刻她一身華麗異域服飾,光彩耀目,朝著蕭輕雪一步步走來。

最后,她離輕雪一步之遙處站定,神情倨傲,“知道本宮是誰么?”

“知道。”

娜云哲似極不滿蕭輕雪此時的態度,聲音凌厲了一分,“既是知道本宮是誰,為何不行禮?”

蕭輕雪看著無動于衷的李長卿,隨后收了視線。垂下眸,唇畔帶過自嘲的同時,緩緩屈膝跪下。

“見過,皇后娘娘。”

她的聲音沒有絲毫起伏,聽不出任何喜怒,只是隱于袖中的拳頭,已攥的發白。

李長卿,如果她的屈辱是他所樂見的,那么,如他所愿。

娜云哲居高睥著底下跪著的人,也沒吩咐她起身,只是目光從她身上移向后面。

“你想救他們?”

蕭輕雪心一提,知道她是在問自己,“是。”

感受到身旁人的腳步徑自越過,她下一句話讓她緊了心。

“可他們剛剛冒犯了本宮,按例,當斬。”

蕭輕雪即刻望向聲源,一雙眼緊緊盯著娜云哲,警惕地看著她的手撫過孩子的臉頰,鮮紅的蔻丹在孩子如雪的肌膚上異常醒目。

五公主抱著孩子渾身顫抖,將希冀的眸投向了輕雪。

她剛想起身——

“我叫你起來了么?”娜云哲幽幽說著,視線不離襁褓中的嬰孩。

輕雪作勢起身的動作生生跪回去,只是下一刻傳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。她沖過去,卻見孩子臉上已經多了一道血痕,而始作俑者,正蹙著眉剔著帶血的指甲。

蕭輕雪擋身在木牢前,聲色冷凝,“皇后娘娘,不知您要如何才能放過他們?”

“放過?”她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,“前朝余孽,何有放過之理?”

“娘娘貴為一國之后,言行舉止自當是全國表率,皇上在朝廷上廣用漢臣,正是希望胡漢和諧,娘娘此舉,怕是與皇上背道而馳了。”

“你這是在用皇上來壓我?”

娜云哲眼中冷卻下去,表情一下陰沉。

“不敢。我只是在提醒娘娘,犯不著為一些無關緊要之人傷了您二人間的關系。”

娜云哲盯著她不說話,臉色不甚好,不過她下一瞬像是想到什么,臉上慢慢帶開笑,“也罷,既是如此,你不妨去求皇上,他若是應允了,那本宮便不予追究了。”

蕭輕雪心里清楚,她此番,是特為折辱她而來。而這一切,李長卿全然默許了。

她的膝蓋,跪父母,跪祖宗,跪天地,卻在今天,一連跪了兩個破她家國的人。

心中的痛沒有表現在面上半分,她直直朝座中的男人跪下,俯身而拜,一滴淚悄然落入塵土,無人察覺。

“求皇上,開恩。”

她終究,還是求了他。

他看著她,眸眼始終淺淡,找不到昔日絲毫的溫情,只是問了她一句“現在,可知曉你的身份了?”

她緊緊抿著唇,從牙縫間擠出一個“是”。

他的手指輕扣著桌面,沉默了片刻,然后繼續開聲,語氣淡淡的,陳述著一段像不屬于他的血海深仇。

 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總裁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衢州| 镇江| 海丰| 三亚| 绍兴| 定西| 中卫| 仁怀| 吉林| 伊犁| 凉山| 潍坊| 包头| 新疆乌鲁木齐| 项城| 黔东南| 固原| 天水| 瓦房店| 常州| 商丘| 迪庆| 茂名| 昆山| 汉中| 贵州贵阳| 贵港| 泗洪| 诸城| 鹤壁| 渭南| 绵阳| 赣州| 启东| 怒江| 靖江| 余姚| 瓦房店| 池州| 黄石| 黑龙江哈尔滨| 丹东| 青海西宁| 安阳| 张家口| 赵县| 大同| 巴彦淖尔市| 赵县| 瓦房店| 镇江| 天水| 十堰| 七台河| 顺德| 东阳| 吴忠| 德宏| 河池| 雅安| 琼中| 南平| 珠海| 包头| 广西南宁| 乐山| 乐山| 慈溪| 包头| 乐平| 泸州| 汕头| 莱芜| 赤峰| 大兴安岭| 南平| 天长| 徐州| 忻州| 绥化| 惠东| 龙岩| 防城港| 河池| 天水| 锦州| 日土| 扬州| 信阳| 牡丹江| 临夏| 宁波| 丹东| 安阳| 孝感| 高雄| 玉树| 遵义| 贵港| 怀化| 资阳| 铜陵| 衡阳| 四平| 赵县| 台湾台湾| 包头| 五指山| 海拉尔| 萍乡| 库尔勒| 邹城| 金华| 海丰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苍南| 中山| 吉林| 本溪| 陕西西安| 丹东| 伊春| 随州| 仁怀| 佛山| 滨州| 大丰| 万宁| 南阳| 顺德| 攀枝花| 公主岭| 莱州| 安阳| 诸城| 萍乡| 东海| 新乡| 潮州| 江西南昌| 甘肃兰州| 白银| 厦门| 保山| 淮南| 湘潭| 曲靖| 黄冈| 日土| 喀什| 黑龙江哈尔滨| 澳门澳门| 海南| 丽水| 济南| 鄂尔多斯| 玉溪| 潮州| 遵义| 浙江杭州| 普洱| 济宁| 楚雄| 锦州| 黔东南| 伊犁| 四川成都| 三沙| 宜春| 海东| 扬中| 吴忠| 九江| 南充| 芜湖| 丽江| 金坛| 偃师| 沛县| 扬中| 吉安| 赤峰| 普洱| 海宁| 铁岭| 儋州| 鹤壁| 博尔塔拉| 桐乡| 揭阳| 盐城| 安徽合肥| 琼中| 诸城| 正定| 天门| 鹤岗| 顺德| 芜湖| 济源| 邢台| 林芝| 锦州| 日喀则| 金坛| 保亭| 龙口| 屯昌| 台州| 诸城| 十堰| 辽宁沈阳| 仁寿| 招远| 漳州| 新沂| 柳州| 西藏拉萨| 瑞安| 淮南| 伊犁| 莱州| 邳州| 衢州| 盘锦| 日喀则| 信阳| 林芝| 清徐| 五家渠| 金昌| 莒县| 宜宾| 辽宁沈阳| 临汾| 慈溪| 辽宁沈阳| 郴州| 武威| 广州| 莆田| 石河子| 佳木斯| 天水| 张家界| 沧州| 东方| 崇左| 海门| 日喀则| 荣成| 果洛| 枣庄| 萍乡| 亳州| 邯郸| 宁波| 乐清| 雄安新区| 图木舒克| 双鸭山| 北海| 黔东南| 景德镇| 乳山| 改则| 张北| 梧州| 佛山| 黔西南| 广西南宁| 林芝| 海南| 宁波| 北海| 海西| 西藏拉萨| 迁安市| 如皋| 伊犁| 汝州| 鹤岗| 黔南| 瑞安| 日土| 江苏苏州| 云浮| 雄安新区| 宜都| 保定| 绍兴| 朝阳| 新余| 泰兴| 文山| 南京| 铁岭| 宜宾| 绍兴| 克拉玛依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