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總裁 > 1929

1929

灼灼作者 著

總裁完結

《1929》小說講述的是沈祺潤和唐欣伊愛恨情仇的感情故事,又名《情深似淺》,這是作者灼灼傾心創作的女頻小說,目前已完結。小說《1929》精彩呈現:分手之后,唐欣伊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跟沈祺潤有任何的聯系,可剛回國就被家人逼迫結婚,而且結婚對象竟然就是他,看來他們之間的緣分還真是夠深,若不然豈會這般巧遇呢?...

96萬字 更新:2019-09-01 11:03:14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1929》小說講述的是沈祺潤和唐欣伊愛恨情仇的感情故事,又名《情深似淺》,這是作者灼灼傾心創作的女頻小說,目前已完結。小說《1929》精彩呈現:分手之后,唐欣伊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跟沈祺潤有任何的聯系,可剛回國就被家人逼迫結婚,而且結婚對象竟然就是他,看來他們之間的緣分還真是夠深,若不然豈會這般巧遇呢?

《1929》節選在線試讀

她當即縮開,“三哥,是不是三嫂又惹你生氣了?你千萬不要激動哦!”

她說著,拿了個抱枕擋在身前,巴掌大的娃娃臉上寫滿了懼意。

“唐氏的文件?”

坐在她身后的蕭明毅放下酒杯,溫文儒雅的臉上露出了恍然的微笑。

“唐政文已經撐不住了,他的親女兒又是老三的妻子,只要他還有腦子的話,就會想盡辦法讓三弟妹去求老三幫唐氏。”

“大哥,唐政文這樣做也太無恥了吧!”裴如雪扭過頭,齊劉海下的大眼睛里溢出了怒火。

“三哥當年剛留學回來,唐政文就耍手段,讓三哥娶了三嫂,現在還想讓三哥幫他救唐氏?他真當三哥好欺負啊。”

蕭明毅加重笑意,眼神清澈的望向了沈靳城,“小妹,如果老三不想娶,誰逼得了他?”

“可是,我看三哥結婚后,對三嫂也不怎么好啊。”裴如雪困惑不解。

蕭明毅拍了拍她的腦袋,“這只能說明,老三有不得不娶三弟妹的理由,只是我們不知道。”

他剛說到這里,房門就被用力的敲響了。

突如其來的響聲打斷了廂房里的談話。

“是不是三嫂過來了?”裴如雪看了眼門口,又望向了坐在一旁仍舊在看著手機的沈靳城,趕緊往蕭明毅那邊擠了擠,遠離危險。

“老三和三弟妹的事,我們看著就好了。”蕭明毅一臉輕笑。

說著,房門那邊再次被敲響了,一連敲了好幾遍也沒有人過來開門。

下一秒,房門驀然被推開,唐暮心微喘著氣望進廂房里面,一眼就看見了坐在顯眼處的蕭明毅和裴如雪,剛要涌出口的話音隨即卡住了。

“是蕭總和裴小姐啊,這下子慘了!”

李斯衍在身后倒吸涼氣,低聲道,“蕭總的弘毅集團是京城的龍頭企業,裴小姐是京城首富裴家的獨女,他們隨便一個都能把唐氏搓成泥巴!該不會是沈靳城讓他們過來對付我們的吧?”

“我認識他們。”唐暮心握在門把上的手捏了捏,強行把視線移到了沈靳城那邊。

因為角落處的燈光昏暗,她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讓視線適應過來,正想說話,余光卻先一步看見了桌面上的文件!

“你看了我的文件……”驚訝剛沖出口,她及時咬著唇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“不好意思,我有些事要找沈律師。”

“請進。”蕭明毅微微一笑。

裴如雪表情奇怪的看著她。

唯獨沈靳城像是沒有聽見她的話,低頭的看著手機,再無其他動作。

唐暮心在門口站了一陣子,淡淡的酒水味飄進了鼻腔里,熏得她的腦袋有點兒暈。

側首和李斯衍對視了一眼,唐暮心攥著拳頭。

“打擾了。”

和簫明毅交代一句后,她朝著沈靳城那邊走過去,包廂里的空調風迎面吹來,身體不受控制的打了個寒顫。

走近了,唐暮心才看見沈靳城的手機上顯示著短信的界面,也不知道在跟誰聊天。

“沈律師,我不小心把文件落在你這里了。”

唐暮心強忍著急促的心跳,把手伸向了桌面上的文件,雙眼謹慎的打量著坐在面前的男人。

他還是毫無反應,半側著身子靠在了沙發上,冷峻的臉上看不見表情。

唐暮心深呼吸一口氣,伸手拿起文件。

說時遲那時快,沈靳城的手機里傳來了響聲!

 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總裁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武夷山| 泰兴| 阳春| 宜宾| 河北石家庄| 泰安| 燕郊| 珠海| 莆田| 垦利| 大兴安岭| 中卫| 德清| 郴州| 贵港| 台山| 阜阳| 锦州| 保山| 燕郊| 铁岭| 铜陵| 漯河| 顺德| 玉环| 武夷山| 溧阳| 龙岩| 如皋| 海西| 燕郊| 石河子| 永州| 宜都| 佛山| 石狮| 南京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烟台| 新疆乌鲁木齐| 任丘| 塔城| 寿光| 单县| 包头| 临夏| 通辽| 舟山| 常德| 青海西宁| 海北| 禹州| 德清| 衢州| 攀枝花| 荆州| 十堰| 韶关| 绵阳| 漳州| 河源| 三门峡| 汕尾| 海西| 三明| 正定| 张掖| 新余| 张北| 庆阳| 乐清| 沭阳| 燕郊| 陕西西安| 黑龙江哈尔滨| 遵义| 昌吉| 普洱| 晋城| 顺德| 汕尾| 衡阳| 黄山| 铜陵| 佛山| 百色| 博罗| 自贡| 昌吉| 衡水| 阿坝| 荆州| 铜陵| 黑河| 濮阳| 大理| 永康| 顺德| 固原| 沭阳| 鹤壁| 巴彦淖尔市| 台山| 襄阳| 安岳| 通化| 台山| 梅州| 海拉尔| 阳泉| 汕尾| 肇庆| 桐城| 东营| 基隆| 山西太原| 安顺| 公主岭| 鄂州| 安吉| 衡阳| 秦皇岛| 三亚| 灌南| 昆山| 泸州| 张家口| 凉山| 宜宾| 莱芜| 宜春| 和田| 张北| 阿拉善盟| 明港| 阿勒泰| 博尔塔拉| 项城| 德宏| 抚州| 黄石| 新余| 河源| 宁波| 琼中| 岳阳| 唐山| 三门峡| 宿州| 阿拉尔| 保定| 桐城| 枣阳| 汉川| 新泰| 白沙| 玉溪| 泰兴| 贵州贵阳| 韶关| 资阳| 遂宁| 安阳| 包头| 河源| 和田| 宝鸡| 金昌| 锡林郭勒| 海安| 武夷山| 屯昌| 福建福州| 绍兴| 鹤壁| 吴忠| 临夏| 白山| 长葛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益阳| 吉林| 鹤岗| 克拉玛依| 清徐| 博尔塔拉| 东莞| 白沙| 孝感| 齐齐哈尔| 文昌| 大同| 石河子| 咸宁| 昭通| 鹰潭| 通辽| 本溪| 包头| 东阳| 玉环| 宜宾| 镇江| 台南| 黄南| 揭阳| 锡林郭勒| 瓦房店| 海南海口| 通化| 绵阳| 潮州| 嘉峪关| 舟山| 台中| 云南昆明| 长兴| 滨州| 晋中| 北海| 南京| 白山| 河池| 灌云| 临沧| 昌吉| 正定| 佛山| 南充| 保定| 南充| 保定| 高密| 东海| 铜川| 泉州| 南京| 株洲| 楚雄| 张家界| 咸阳| 果洛| 中山| 南通| 义乌| 吐鲁番| 博尔塔拉| 武安| 新沂| 义乌| 安吉| 赣州| 崇左| 普洱| 东阳| 泗洪| 阳江| 张家界| 临汾| 百色| 沧州| 雅安| 福建福州| 澳门澳门| 永新| 临沂| 海拉尔| 仁怀| 东方| 吕梁| 龙岩| 昭通| 嘉兴| 株洲| 日照| 日喀则| 包头| 涿州| 扬中| 济南| 通化| 崇左| 海南| 河南郑州| 莱州| 濮阳| 广元| 鄂州| 吐鲁番| 扬中| 海拉尔| 三亚| 馆陶| 陵水| 长葛| 天水| 益阳| 灌南| 绵阳| 怒江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