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誤入妻途總裁不請自來

誤入妻途總裁不請自來

晨露嫣然作者 著

言情連載

《誤入妻途:總裁不請自來》主角喬莫伊莫澤睿是等,由網絡作家晨露嫣然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她是私家偵探社的首席偵探,專治花心老公,卻不想因誤飲被下藥的酒和他一夜纏綿,幾日后,竟告知要和這個人結婚,于是一紙婚約,將兩個冤家聯系到了一起,人前他們是恩愛夫妻,人后是一對死對頭,卻不想在朝夕相處的日子里竟愛上了彼此...........

82.5萬字 更新:2019-08-31 11:28:56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誤入妻途:總裁不請自來》主角喬莫伊莫澤睿是等,由網絡作家晨露嫣然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她是私家偵探社的首席偵探,專治花心老公,卻不想因誤飲被下藥的酒和他一夜纏綿,幾日后,竟告知要和這個人結婚,于是一紙婚約,將兩個冤家聯系到了一起,人前他們是恩愛夫妻,人后是一對死對頭,卻不想在朝夕相處的日子里竟愛上了彼此........

《誤入妻途:總裁不請自來》節選在線試讀

不料,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她的聲音,委委屈屈地,像是在哭。原來她沒跑出去,只是碰門給他聽而已,他還在浴室里,她怎么放心離開房間呢?

“喂!”

他一下就急了,下意識地就往前走去。就像閉著眼睛走路一樣,明明我們感覺走的是直線,可是實際上我們早偏離了航線,他的人已經歪歪地走向了遠離她的地方,直直地沖向了對面的墻。

“你作什么嘛!”

喬莫伊從他身后拖住了他,這樣沖過去,再碰壞了腦殼怎么辦?脾氣已經這么差了,再差一點,就會直接從獨眼龍轉變成了暴龍了!莫澤睿猛地轉身抱緊了她,狠狠地把她揉進了懷里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喬莫伊被他揉得快喘不過氣來,這獨眼龍難道真是碰壞了腦殼,現在間歇性精神病犯了?這念頭她不久之后也對他說過,結果換來了他一頓更殘|暴的“蹂|躪”。

“我喘不過氣來了。”

喬莫伊終于擠出了一句完整的話來,可是他卻不肯放手,依然緊摟著她,似乎是怕一松手,她就從懷里消失不見。

“喬莫伊。”

他又低低地喚了一聲。

“嗯。”

她應了一聲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他低頭,唇瓣在她的臉上輕輕蹭著,慢慢挪到了她的唇上,呼出的熱氣燙痛了她的眼睛,淚水一下就涌了出來。她不怕委屈,她只是怕他總這樣心情不好,會影響了身體的恢復,她不懂得怎么才能讓他高興起來,她的本事快用光了,她總不能分分秒秒裝寶耍橫,她不是小丑演員,做不到時刻能保持逗笑的狀態,而且她也有累的時候,她也需要他懷抱安慰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他又連說了數遍,舌尖輕輕地吻去她的淚珠,咸咸澀澀,讓他內疚。

“獨眼龍,你還讓我滾嗎?”

喬莫伊抽抽答答地問道。

“要!”

他答得堅定,喬莫伊氣惱地就要從他懷里掙脫出去,卻聽他又說道:

“我們一起滾,滾到床上去好不好?”

他說得無賴又色|情,喬莫伊撲哧一聲就笑了,獨眼龍就是這樣,時不時會以外人想像不到的一面出現在她眼前,而且,永遠、永遠只有她能看到他的這一面。

“嗯?好不好?”

他繼續引|誘著她,她臉上飛紅起來,擰了一下他的胳膊,小聲說道:

“不滾,你都沒完全恢復,扯到傷口怎么辦?”

“你不怕扯到就好了。”

他聲音開始低沉,沉到她的心尖尖上,讓她心跳得急。

“色龍!”

喬莫伊一扭腰從他懷里掙脫了出來,推著他往床邊走:

“你睡就好了,我還要和張媽一起去做飯,中午會有客人來。”

“又有誰來???”

莫澤睿不悅地問道,他只是生病而已,就成了眾人圍觀的對象,今天這個,明天那個,人人舉著來給他送安慰的大旗,可是他怎么覺得更多的是看他如何成為被保護動物?

“客人。”

喬莫伊拍著他的手,轉身要走開。

“不許去。”

莫澤睿拉長了臉,他一個人躺著多無聊。

“過來!”

霸道地把她拉到身邊,直接推倒在了床上,人就壓了上去,吻落下,卻是她的眼睛,淚水還在密密的睫毛上輕顫著,細細碎碎的水晶一樣,閃耀著光芒。喬莫伊摟住了他的腰,仰頭,迎住了他的吻。唇瓣膠著的聲音,他開始有些沖動了起來。

“喂。”

喬莫伊推著他,卻沒能成功,他壓得很緊,她又不敢真的用力,他總能把控著主動權。

“喂,不能要,家里沒有那個東西。”

喬莫伊極力忍耐著被他惹起來的火焰,小聲嘆息著。

“什么東西?”

他抬起頭來,悶悶地問道。

“套|套。”

喬莫伊羞怯地說出兩個字來,她都沒有休養好,不可以懷寶寶。他怔怔地盯著眼前的身影,好半晌才從她的身上翻了下來,四肢擺開,仰在床上,呼哧地喘著氣。

“哎呀,別跟個那個似的。”

喬莫伊好笑地趴到他的胸前,捏著他的臉說道。

“中午誰來?”

他沒精打彩地問她。

“還有誰啊,莫飛揚和劉暢,打著來向你匯報工作的幌子來混飯吃。”

喬莫伊沖著天花板翻了個白眼,一個莫飛揚就算了,劉暢也開始湊熱鬧,她煮一鍋湯,莫澤睿沒喝上幾口,這兩個吃貨先干掉了一大半,她都想找他們兩個收伙食費了??墒?,他們來,也能給莫澤睿解解悶,看在這個份上,讓他們吃吧。

她爬起來,整理著被他扒亂的衣服,莫澤睿也爬了起來,他才不想一個人呆在房間里。

“我也去。”

他拉著她的手臂,低聲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喬莫伊輕輕地笑起來,拉著他起來,給他拿來了衣服,幫著他穿整齊,然后挽著他的胳膊,慢慢往樓下走去。

張媽正在切洋蔥,看著小兩口又合好,便呵呵笑了幾聲,搖了搖頭,這兩個小輩,鬧得兇也好得快,她現在都懶得去勸合,反正過不了多久他們又們抱在一塊兒去互啃,她就不浪費這個口水和力氣了。

廚房里飄著米飯的香,莫澤睿坐在餐桌前,摸索著剝著大蒜,這是喬莫伊給他分派的工作,莫莫正在啃一個大骨頭,它似乎永遠也吃不飽,喬莫伊手腳麻利地切著胡蘿卜,刀切在砧板上,砰砰砰砰

“大哥,大嫂。”

“睿少,太太。”

兩個吃貨的聲音在十一點的時候準時響起,他們極會算時間,可以說半個小時的工作,然后吃飯,然后拍屁|股走人,干凈利落,絕不拖泥帶水。

“嗯。”

莫澤睿頭也沒回,反正看不到,而且他們也不好看??粗麆兇笏獾臉幼?,莫飛揚笑了笑,坐到了他的身邊,把文件推到他面前來,慢條斯理地說道:

“這是這個月的銷售情況,幾筆訂單已經如期交付了,李海倫小姐的工廠那邊我已經做了交待,按您的吩咐支付租金給李海倫小姐,可是她不肯要。左律師已經和dh公司談好,賠償方面,他們同意我們用產品支付,并且愿意減低賠償數額,這都是李海倫小姐幫我們周旋的結果,對了,她還寄了這個給你,眼藥水。”

旁邊,劉暢已經把一只精美的紙袋放到桌上,里面是李亞軍的女兒李海倫買的眼藥水,對視網膜損傷的療效不錯。

“嗯。”

莫澤睿點頭,不管工作只管休息的日子其實挺好,現在是奴役莫飛揚的好時機,得好好累他一場。

“還有,我已經辭退了付風。”

莫飛揚看了一眼喬莫伊,壓低了聲音。莫澤睿有三個助手,分別處理不同的事務,付比風劉暢進來的時間晚,不知何時就被林雅逸買通了,暗中為他提供著莫澤睿平日的生活工作情報,那一回跟著他們去紅旗山村扶貧時,就悄悄地幫著林雅逸,想幫著他拆散喬莫伊和莫澤睿,那竹子上的名字,就是小付在林雅逸的指使下悄悄改過的。

“嗯。”

莫澤睿還是只有淡淡一聲。

“大哥,你發燒?”

莫飛揚好奇地抬手,撫向他的額頭,以前來看他,雖然也不多話,可是也不像今天吝嗇到這種地步,只給他一個字的回應。

“那個,你來一下。”

莫澤睿起了身,腿抵動了椅子,在木地板上劃出了響聲。莫飛揚見他神色嚴肅,連忙扶住了他,二人往一樓的小客廳走去。

“什么事?這么神秘!”

 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商丘| 防城港| 临汾| 汕尾| 中卫| 汝州| 安岳| 五家渠| 莆田| 营口| 莒县| 枣阳| 牡丹江| 临汾| 朔州| 渭南| 崇左| 丹阳| 武安| 四川成都| 承德| 库尔勒| 徐州| 博罗| 武威| 沭阳| 岳阳| 德清| 辽源| 安岳| 瑞安| 南阳| 肇庆| 朔州| 惠州| 宜昌| 漯河| 赤峰| 诸城| 辽源| 莒县| 仁寿| 溧阳| 正定| 滁州| 德清| 黔西南| 南通| 图木舒克| 焦作| 大丰| 双鸭山| 巴中| 改则| 肇庆| 苍南| 巢湖| 辽阳| 商洛| 灌云| 洛阳| 宁波| 包头| 德州| 巴中| 琼中| 海西| 武威| 万宁| 衡阳| 灌云| 蚌埠| 贵港| 吉安| 内江| 宿迁| 安阳| 包头| 正定| 葫芦岛| 仁怀| 平潭| 咸阳| 金华| 灌南| 苍南| 广汉| 济源| 双鸭山| 宜昌| 济南| 防城港| 仁怀| 博罗| 汕尾| 芜湖| 齐齐哈尔| 德州| 佳木斯| 石狮| 河源| 烟台| 黄冈| 开封| 遵义| 茂名| 永新| 昭通| 邵阳| 攀枝花| 廊坊| 攀枝花| 南充| 巴彦淖尔市| 佛山| 玉林| 深圳| 琼中| 晋中| 泉州| 陇南| 燕郊| 信阳| 恩施| 桂林| 神农架| 河源| 莒县| 克拉玛依| 榆林| 琼海| 东莞| 任丘| 乐山| 惠东| 舟山| 百色| 玉环| 孝感| 七台河| 大庆| 柳州| 塔城| 白沙| 玉林| 烟台| 湘西| 荣成| 运城| 沧州| 黄南| 武安| 大理| 金华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温州| 贺州| 辽源| 招远| 牡丹江| 博尔塔拉| 甘南| 阿克苏| 阜新| 克孜勒苏| 芜湖| 靖江| 菏泽| 雅安| 鸡西| 牡丹江| 莱州| 清徐| 如皋| 青州| 五家渠| 仁怀| 保亭| 天长| 承德| 乐山| 林芝| 寿光| 自贡| 安康| 哈密| 阜阳| 沧州| 张掖| 甘南| 黄石| 广汉| 景德镇| 晋江| 普洱| 哈密| 招远| 淮安| 遂宁| 徐州| 锦州| 丹阳| 防城港| 沧州| 百色| 曲靖| 沧州| 株洲| 东莞| 潮州| 博罗| 石河子| 洛阳| 陕西西安| 镇江| 丹东| 凉山| 唐山| 台州| 台北| 荆州| 诸暨| 阿里| 甘孜| 禹州| 汕头| 晋江| 衢州| 张家口| 南京| 安康| 台中| 固原| 南通| 武威| 铁岭| 神木| 资阳| 信阳| 承德| 天水| 毕节| 泸州| 库尔勒| 陵水| 衡阳| 启东| 燕郊| 永州| 怒江| 锡林郭勒| 临海| 德清| 临汾| 东海| 招远| 保亭| 三明| 吕梁| 宿迁| 南充| 芜湖| 澄迈| 洛阳| 晋城| 山西太原| 济宁| 达州| 诸暨| 宝鸡| 绵阳| 文山| 灌云| 呼伦贝尔| 宁德| 湛江| 新余| 齐齐哈尔| 贺州| 克拉玛依| 酒泉| 武安| 株洲| 六安| 白沙| 景德镇| 邯郸| 揭阳| 酒泉| 陕西西安| 寿光| 赵县| 嘉兴| 台湾台湾| 广州| 崇左| 库尔勒| 四平| 神农架| 锡林郭勒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