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恨如火情似毒

恨如火情似毒

水玲瓏作者 著

言情連載

《恨如火情似毒》主角是沈清兒葉易航等,由網絡作家水玲瓏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十二年前,她的父親因酒駕撞死了他的父母,而她的母親也因心臟病突發而去世,她淪為福利院的一個孤兒,本因是兩個可憐的人,卻不想他收養她只是為了復仇,她受盡折磨后他逃走,卻不想五年后她又一次遇到了他,而她已經是一個五歲孩子的單親媽媽,他們的故事是否還可以續寫...........

114.3萬字 更新:2019-08-31 11:25:58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恨如火情似毒》主角是沈清兒葉易航等,由網絡作家水玲瓏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十二年前,她的父親因酒駕撞死了他的父母,而她的母親也因心臟病突發而去世,她淪為福利院的一個孤兒,本因是兩個可憐的人,卻不想他收養她只是為了復仇,她受盡折磨后他逃走,卻不想五年后她又一次遇到了他,而她已經是一個五歲孩子的單親媽媽,他們的故事是否還可以續寫........

《恨如火情似毒》節選在線試讀

這是她逼他的,本來,他只是想找到寶寶,和寶寶見上幾面,可是,因為昨天的事情,真的太讓他憤怒了。

本來以為,她已經原諒自己,沒有想到,不過幾分鐘時間,她就向別的男人投懷送抱。

還好自己這些年的脾氣早就有所收斂,否則,當場他就會忍不住將那個姓方的小子湊扁。

而且,以現在的情況來看,也只有以孩子為要挾,她才會來見自己了。

雖然,自己這么做,可能會傷害到他。

可是,他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,天知道,他的心已經痛得失去了所有的理智。

此時,小琳琳正在大廳里開心的玩著一只花球,葉易航遠遠的瞧著小家伙嘻笑著,追趕著小球,一想到,這就是他和沈清兒的孩子,不正禁的揚起嘴角。

當年,他以為自己失會去這個孩子,在沈清兒和這個孩子中間,他選擇了沈清兒,可是,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這個選擇,讓他同時失去了沈清兒和孩子五年。

五年時間,天知道他是在一種怎么樣的痛苦中度過的。

忽然,小女孩手中的小球滾落在地,掉在葉易航的腳邊。

葉易航揚唇一笑,拾起小球,向小女孩子點了點頭,一時,卻不把小球還給小女孩,讓她自己過來拿。

不過,看小女孩子怯怯的樣子,就知道小女孩子對自己有點害怕。

為了討好這小鬼,葉易航揚唇一笑,讓自己原本輪廓分明的臉看來要柔和一起,向小女孩揮了揮手。

“琳琳,別怕,過來,爸爸把球給你好不好?”

小女孩猶豫了一下,終于,還是緩緩的走了過來。

葉易航見她走到身邊,將球放在她的手中,隨即,將她抱在自己的膝蓋上。

“你喜不喜歡這里,這里好玩嗎?”

小女孩甜甜的應了一聲:“喜歡。”忽然,抬起一雙明亮的大眼睛,好奇的望著葉易航,猶豫了一下,終于,還是忍不住開口。

“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嗎?”小家伙可愛的樣子,簡直要冒出泡來。

葉易航一愣,隨即苦笑:“我當然是你的爸爸了,難道琳琳不喜歡爸爸嗎?”

小琳琳搖了搖頭,想了一想,說:“琳琳當然喜歡爸爸了,不過,爸爸是不是惹媽媽讓氣了,所以,琳琳一提出爸爸,媽媽就不高興。”

葉易航皺了皺眉頭,苦笑一聲:“是啊,爸爸是讓媽媽生氣了,可是,媽媽也讓爸爸很頭痛,明明說愛爸爸,卻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摟摟抱抱的。”

葉易航話一出口,忽然覺得好笑,自己怎么在小鬼頭的面前說這種話,她又不懂。

不料,小女孩子皺了皺鼻子,說:“一定是爸爸對媽媽不好,所以,媽媽才喜歡別人的,就像琳琳一樣,琳琳喜歡媽媽,媽媽也喜歡琳琳,喜歡是相互的啊。”

葉易航一愣,天啊,這小鬼頭,她一本正經的樣子,好像知道的比自己還多一樣。

不過,小鬼的話,說得似乎也不錯,喜歡是相互的,可

是,自己對她負出了那么多,她除了讓自己心痛,她卻什么也沒給自己。

想到這里,葉易航苦笑一聲,竟不知說什么才好。

五年了,雖然自己已做了五年的父親,可是,只有現在,才可以和寶寶一起開心的說話,聽寶寶叫自己爸爸,雖然,這份親情來得太遲,可是,卻顯得更加珍貴,小家伙的每一個笑容,每一個舉動,都會讓他從心里激動出來。

葉易航想著,抬手看了一下時間,一個小時的時間快到了,看樣子,ANGELIA馬上就要來了。

葉易航向小家伙一笑,說:“琳琳,媽媽一會就要來了,今天晚上,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坐在一起吃飯好不好?”

“好啊,好啊,和媽媽爸爸一起,坐在一起吃飯,琳琳好高興啊。”

“好,高興就好。”葉易航伸手在小家伙的鼻子上輕輕一掠,“那琳琳就在這里等一會爸爸,爸爸一會就帶媽媽來見你好不好。”

葉易航一面說著,將小家伙交給一名女傭顧照,長身而起,大步向廳外走去。

來到廳外,見到黑沉沉的天空,似乎馬上就要下雨了,不禁皺眉。

旁邊的林叔,瞧著廳里興高彩烈和女傭玩著小球的小家伙,忍不住激動。

“少爺,這小家伙,真的是清兒和少爺的孩子嗎?天啊,五年了,當年,這小鬼才還沒出世,現在這么大了,她可長得真像清兒,不過,小嘴很像少爺你小時候啊。”

聽瞧林叔的話,瞧著廳里玩球的小家伙,葉易航皺起的眉頭,不自禁的舒展開來。

如果,每天工作回家,有沈清兒為自己開門,有這小鬼纏著自己叫爸爸,那是一件多么讓人激動的事情啊。

就在這時,天色越來越沉,一片烏云中,閃出幾道電光。

林叔瞧著快要下雨的天氣,忍不住著急起來。

“快下雨了,清兒她真的會來嗎?”

葉易航聽著林叔的話,不禁著急,難道,她就這么恨自己,連用孩子逼她,她也不肯來見自己,想到這里,不禁咬了咬牙。

就在這里,忽然,陰沉的天空下,寺雨如注,滂沱的大雨下了起來。葉易航正在擔心,ANGELIA會不會來,就要這時,遠遠的只見一輛計程車停在門外,車門打開,一個纖瘦的身體,在雨中出現。

葉易航瞧著那抹纖瘦的身影,不禁揚唇,她,終于來了。

不料,ANGELIA卻站在雨中,不肯進屋。

葉易航皺了皺眉頭,本能的想沖出去拉她進來,可是,一想到昨天的事情,心里就不是味道,邁出的步子,又收了回來,只是遠遠的瞧著她站在雨中。兩人對視著,誰也不說話。

林叔瞧著ANGELIA,雖然,五年不見,她比當年的瘦小女孩子長得更加動人,可是,林叔還是一眼就認出,這是自已看著她從小長大的清兒。

一時,不由得心里一酸,瞧著ANGELIA,聲音有些哽咽起來。

“清兒,是你,真的是你,謝天謝地,你終于回來了。”

雖然,ANGELIA對葉易航有抗拒心理,不過,多年沒有見到林叔,不由得對這個曾經對自己像親生父親的老人感到親切,心里一陣難過,點了點頭。

“是的,林叔,我回來了,你這些年來,還好嗎?”

林叔點了點頭,一時,連聲音也有些嗚咽了。

“我還好,我還好,就是你失蹤不見,讓我心里著急,這幾個,你都上哪里去了,有沒有吃苦,現在回來了就發子,對了,你怎么不進屋來啊,外面下這么大的雨,你怎么不進來啊。”

臉上流著雨水,向葉易航看了一眼,搖了搖頭。

“林叔,我不進去了,我來是來帶琳琳離開的。”

葉易航皺了皺眉頭:“她也是我的寶寶,你憑什么不讓我和寶寶在一起,沈清兒,你真狠心,讓我以為失去你和寶寶這么多年,現在,好不容易回來了,你卻這樣對我。”

抽了抽鼻子,轉過臉去。他憑什么指責自己,難道,他對自己的傷害,就不深了嗎?

林叔看看葉易航,冷著一張臉??粗蚯鍍?,也是一有的倔強,都五年了,為什么這兩個人還是這樣。

林叔嘆了一口氣,走下雨中,去拉ANGELIA。

“清兒,有什么話,我們先進去說好不好,要是病了那就不好了,你身體本來就不好。”

推開林叔,搖了搖頭。“林叔,你進去吧,我不會進去的。”

說到這里,ANGELIA向葉易航看了一眼,忽然,嘭的一聲,在雨水是跪了下來,嗚咽著說。

“葉易航,你求求你了,把孩子還給我吧,昨天的事,是我錯了,好不好,你要生氣,你找我吧,我求求你了,把孩子還給我。”

葉易航見ANGELIA居然以下跪的方式求自己把孩子還給她,一時,高大的身形重重一震,一抹劇痛在心底掠過。

“沈清兒,你該鬧夠了?你是不是想逼死我,你才開心啊。”

 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阿坝| 铁岭| 中山| 衡阳| 龙口| 潜江| 潮州| 漯河| 楚雄| 库尔勒| 广饶| 乌兰察布| 镇江| 巴中| 株洲| 江西南昌| 阿拉尔| 基隆| 大庆| 枣阳| 焦作| 三门峡| 朝阳| 邵阳| 天水| 郴州| 绥化| 湘潭| 湘西| 克孜勒苏| 咸阳| 荆州| 乐平| 宜春| 灌南| 赤峰| 开封| 韶关| 喀什| 衢州| 阜阳| 七台河| 烟台| 南京| 安庆| 大庆| 内江| 上饶| 朔州| 广饶| 果洛| 塔城| 建湖| 揭阳| 厦门| 新疆乌鲁木齐| 乌海| 三明| 荆门| 许昌| 海东| 雄安新区| 仁寿| 四平| 渭南| 牡丹江| 神农架| 贵港| 仙桃| 宣城| 通辽| 海东| 陇南| 伊犁| 鹤壁| 河源| 霍邱| 鸡西| 东阳| 台湾台湾| 湖州| 许昌| 岳阳| 义乌| 德清| 陕西西安| 保定| 萍乡| 晋中| 莒县| 昌吉| 诸城| 澳门澳门| 昆山| 乌兰察布| 莱芜| 绵阳| 榆林| 泰兴| 仁怀| 嘉峪关| 青海西宁| 三亚| 中山| 五指山| 菏泽| 无锡| 红河| 龙口| 乐平| 潍坊| 贺州| 济南| 资阳| 香港香港| 朔州| 如东| 盘锦| 淮南| 永州| 晋城| 东海| 邯郸| 燕郊| 济宁| 象山| 惠州| 营口| 信阳| 姜堰| 库尔勒| 儋州| 钦州| 枣阳| 日土| 宿迁| 垦利| 梅州| 景德镇| 鹤壁| 淮安| 台州| 定安| 海东| 锦州| 沛县| 湛江| 莱芜| 随州| 克拉玛依| 通辽| 顺德| 娄底| 台州| 江门| 珠海| 昆山| 黑河| 临猗| 辽阳| 佳木斯| 烟台| 滨州| 唐山| 那曲| 湘潭| 梅州| 儋州| 沧州| 改则| 阜新| 和县| 衢州| 鄢陵| 万宁| 江苏苏州| 阿勒泰| 保定| 眉山| 永州| 深圳| 桐乡| 三亚| 淮北| 无锡| 台湾台湾| 包头| 五指山| 咸阳| 十堰| 鄂尔多斯| 灌南| 安岳| 信阳| 大兴安岭| 日喀则| 甘孜| 黄山| 定西| 济南| 仁怀| 伊犁| 吉林| 三沙| 鹰潭| 山东青岛| 襄阳| 云南昆明| 通辽| 神农架| 扬州| 柳州| 舟山| 龙口| 肥城| 邵阳| 海东| 玉林| 海安| 无锡| 桐城| 兴化| 瓦房店| 汕头| 灵宝| 德清| 天门| 衡水| 内江| 四平| 九江| 塔城| 湛江| 娄底| 娄底| 吉林长春| 鄢陵| 包头| 天长| 河北石家庄| 公主岭| 常德| 三沙| 吐鲁番| 潜江| 武夷山| 珠海| 高密| 义乌| 三亚| 娄底| 大连| 漯河| 和田| 黄南| 定西| 益阳| 镇江| 定西| 长垣| 通辽| 鹤壁| 株洲| 邳州| 中卫| 镇江| 巴中| 朝阳| 莒县| 梅州| 香港香港| 临猗| 焦作| 克孜勒苏| 章丘| 葫芦岛| 赣州| 常德| 鄂州| 招远| 汕尾| 牡丹江| 河南郑州| 随州| 钦州| 天长| 邢台| 巢湖| 扬州| 沛县| 延安| 漳州| 遵义| 抚顺| 吴忠| 昌都| 长兴| 济南| 衡水| 新泰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