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穿越 > 全能醫妃莫招惹

全能醫妃莫招惹

射手座的愛情作者 著

穿越連載

《全能醫妃莫招惹》主角是云婉陌子辰等,由網絡作家射手座的愛情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她本是二十一世紀的醫學博士,卻一朝穿越到了被活活餓死的云家嫡女身上,并順勢救了一俊朗美男。為了奪回被大伯搶去的藥材鋪還有失去的一切,她一路斗智斗勇,懲奸除惡,更拐了一妖孽王爺成天撒嬌賣萌..........

24萬字 更新:2019-08-29 13:43:29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全能醫妃莫招惹》主角是云婉陌子辰等,由網絡作家射手座的愛情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她本是二十一世紀的醫學博士,卻一朝穿越到了被活活餓死的云家嫡女身上,并順勢救了一俊朗美男。為了奪回被大伯搶去的藥材鋪還有失去的一切,她一路斗智斗勇,懲奸除惡,更拐了一妖孽王爺成天撒嬌賣萌.......

《全能醫妃莫招惹》節選在線試讀

“本王兩只眼睛都看到了!”

“那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!哼。”

“你好毒,不過,很合本王的胃口。”

云婉用力掙了兩下,陌子辰就真的放開了她,一時間,云婉竟愣了一秒。

不過,她很快又反應了過來,也很快的給陌子辰輸液排毒。

一來二去,折騰了兩天的時間,王妃整個人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,黑著兩只眼圈回了自己的別院。

而陌子辰也得到了有效的治療,神清氣爽,一大清早就出門練功去了。

云婉起床之后,想自己來王府的目的,待陌子辰晨練結束之后,早早的等在了書房。

“今天怎么起這么早?”陌子辰一身便衣進屋,想來已經洗過澡。

“我有事情和你說,這兩天光給你們夫妻二人看病,都把正事給忘記了。”云婉一臉嚴肅從書桌邊走了出來。

“夏竹的事情?”陌子辰推測道,“夏竹我已經令人關起來了,沒有我的吩咐沒人敢放她出來。”

云婉嘆了聲氣,“你覺得我會和一個丫頭過不去?”

“你又不是第一天和一個丫頭過不去。”陌子辰諷刺道。

云婉氣鼓鼓的瞪著陌子辰,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“那件事情都過去這么久了,反正她只要不來害我,那就萬事大吉。”

“那……她若是想害你的夫婿呢?”陌子辰突然站到云婉身邊,把云婉給圈了起來。

云婉面紅耳赤,口是心非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我未來的男人在哪里?”

給了陌子辰一個白眼,云婉極為不爽,“我們不是在說夏竹的事情么,你扯到我身上做什么,不過,夏竹鬧出了這么多的事情,你為什么還讓她繼續留在王府里?”

不是徇私是什么,肯定是因為王妃求的情,陌子辰才沒有對夏竹正法,換作別人,陌子辰早就動手了,而且來的個干凈。

想到這里,云婉的心里亂的和打鼓一樣。

“不為什么,時候未到。”陌子辰來到了書桌前,坐下。

“時候?什么時候?我看你就是不忍心下手,她是王妃的貼身侍女,只要王妃開口了,你還能怎么辦,她終究是這個府里的女主人,不是么。”云婉離著陌子辰十萬八千里,就是不想和他坐一起。

陌子辰的嘴角微微勾起,聽出了濃濃的醋意。

“那好,本王這就下命,把那丫頭給關起來,丟到柴房餓個幾天。”陌子辰輕描淡寫道,畢竟現在還不能抓夏竹,之前夏竹勾結縣令想弄死云婉的事情還沒有一個結果,畢竟揪住幕后才行!

“你!”云婉狠狠的瞪著陌子辰,他就是故意在氣她。

算了算了,現在也不是和陌子辰置氣的時候。

“一個下人而已,就像王妃說的,和一個下人計較有失身份,你不想處置就不處置吧,我有正經事情和你商量。”云婉邊說邊走到門口,四下望了望關上了門。

陌子辰見她小心翼翼,心中便有了猜想,“怎么?”

“和小霜的死有關,前幾天,我得到了一些重要的線索,想和你合計一下。”云婉一本正經的走到陌子辰身邊。

陌子辰臉色一沉

云婉把小翠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都告訴了陌子辰,陌子辰也沒有想到事情竟還會出現轉折。

書房里的氣氛越發詭異,兩人沉默了許久,陌子辰才緩緩開口。

“讓你去太子府里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……”陌子辰欲言又止,畢竟事情沒有云婉想的那么簡單。

如果只是尋一個真相,那便簡單,可這尋找真相的過程牽扯到的人和事太多,萬不能讓云婉涉足皇族之事,對她來說只有害而無一利。

“陌子辰,我知道你擔心我去太子府里會出事,可是這次,我只是去找找有沒有線索,我不會去胡鬧的。”云婉保證道。

“我并不是不相信你,只是太子身邊的女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,如果能交人,陌子風早就把沈如夢交給慎刑司處理了,何必等你去折騰。”陌子辰蹙眉解釋。

云婉猛的站起,用力拍響了桌子,激動道:“難道我就這樣袖手旁觀么!”

陌子辰抬頭看著她,心頭壓著重重的心事。

“沈如夢的姐姐是如意娘娘,沈家在前朝根深蒂固,你覺得陌子風為什么不肯放人?”陌子辰簡單意會。

云婉怔了怔,腦海里飛速一轉。

皇位……陌子風的目標是皇位!

“可他已經是太子了,是皇位的不二人選,又何必多此一舉。”云婉激動的吼出了聲。

陌子辰眉頭一皺,立刻做了一個噓的動作。

云婉皺眉低頭,無奈坐下。

“你冷靜一點,好好想想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。”陌子辰的話似乎有所暗示。

云婉抬頭,與陌子辰對視幾秒,在他堅定的眼神里仿佛看到了一絲惆悵,云婉默默點頭,深吸一口氣平復了心情。

對,她怎么把大倉縣的事情給忘記了,這就是陌子風不管不顧欺上瞞下引發的后果,如果他不籠絡人心,他日就算他坐上了那個位置,也會被人彈劾下來。

畢竟,朝廷可不止是陌子風一個皇子!

“如果陌子風做皇帝的話,天下……”云婉一臉憂心。

“天下的百姓恐怕再無寧日。”陌子辰接了下去。

忽然,云婉抬頭,定睛看著陌子辰,激動道:“那你呢,你有想過做皇帝么?不不不,這里的問題太多了,不管是你還是別人做皇帝,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難道說,小霜就這樣白死了么!”云婉極為不甘心。

陌子辰走到云婉面前站著,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。

“不會,陌子風不會殺云霜,所以,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,這件事情一定會水落石出的。”陌子辰安慰著。

“另有其人……”云婉沒再繼續追問,她相信陌子辰有線索一定會告訴她,沒說只是時候沒有到。

但是,太子府,她還是得去一趟,不能因為陌子辰說不行她就不去了!

一個時辰之后,侍衛匆忙來到書房。

咚咚咚……

“王爺,不好了,王妃出事了!”侍衛急促的扣著門,站在門口匯報著。

陌子辰和云婉聽到聲,對視一眼來到門口。

陌子辰打開門,侍衛彎腰恭請道:“啟稟王爺,王妃的別院里發現了好多蛇,王妃請王爺過去一趟。”

“蛇?”陌子辰與云婉對視一眼,“好好的,王府里怎會有蛇出沒?”

侍衛搖頭道:“屬下不知,聽王妃院里的侍女說,是突然出現的,至于如何出現,還需要調查一番。”

云婉插了句:“那王妃怎樣了?有傷到么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云婉蹙眉,懟道:“你不會又不知吧,是王妃讓你來請王爺的?”

“是王妃的侍女讓屬下過來請王爺過去,說是王妃受到了驚訝,請王爺做主。”侍衛戰戰兢兢道。

陌子辰不屑轉身,一臉的冷漠:“本王又不是大夫,既然王妃受到了驚嚇,叫府上的大夫走一趟。”

侍衛低頭,不敢言語,也沒有退下。

云婉覺得有些蹊蹺,王妃不可能不知道她和陌子辰在一起,如此想來,她應該……

云婉的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,低頭道:“既然有人身體不舒服,去看看又何妨。”

陌子辰詫異扭頭,“王妃現在并不待見你。”

“我是大夫,又怎會與一個病人一般見識,況且王妃若真被嚇病了,王爺您責無旁貸啊,我自然是幫著王爺您啦。”云婉調侃道。

這個小野貓,葫蘆里賣什么藥?

“好,你想去,本王便陪你一同前去。”陌子辰答應了下來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穿越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漳州| 宜都| 蚌埠| 天水| 柳州| 天长| 仁怀| 沛县| 迁安市| 中卫| 博尔塔拉| 日喀则| 遂宁| 陵水| 广安| 桂林| 凉山| 邢台| 铁岭| 涿州| 佛山| 仙桃| 盐城| 铜仁| 新余| 铜陵| 白山| 陇南| 吐鲁番| 黄冈| 甘南| 宝应县| 长兴| 北海| 韶关| 大连| 四平| 德宏| 伊犁| 广汉| 绥化| 四川成都| 苍南| 清徐| 龙岩| 桂林| 茂名| 邹城| 酒泉| 伊犁| 南阳| 海东| 丽水| 商丘| 张家口| 忻州| 普洱| 朔州| 酒泉| 来宾| 昌吉| 河南郑州| 毕节| 焦作| 台湾台湾| 乐平| 怒江| 兴化| 云南昆明| 德清| 泸州| 赤峰| 黑龙江哈尔滨| 淮北| 伊春| 中卫| 庆阳| 巴彦淖尔市| 渭南| 玉溪| 温州| 锡林郭勒| 庄河| 锡林郭勒| 伊春| 林芝| 诸城| 阿勒泰| 六安| 商洛| 通辽| 怒江| 梅州| 玉溪| 河源| 亳州| 汕尾| 佳木斯| 喀什| 余姚| 达州| 洛阳| 台北| 桓台| 大丰| 枣庄| 毕节| 威海| 禹州| 台南| 湖州| 和县| 自贡| 临沂| 高密| 燕郊| 周口| 五家渠| 玉林| 曹县| 辽宁沈阳| 固原| 大理| 四平| 百色| 巴中| 鞍山| 晋城| 通化| 南通| 日照| 江西南昌| 河源| 乐平| 江西南昌| 黄石| 鹤壁| 陇南| 黔东南| 桂林| 文山| 南安| 涿州| 醴陵| 汝州| 吉安| 西藏拉萨| 黑河| 张掖| 临猗| 单县| 永康| 高雄| 上饶| 安吉| 营口| 柳州| 许昌| 迪庆| 朔州| 芜湖| 宣城| 阳春| 新乡| 昌吉| 日喀则| 毕节| 荆门| 黄石| 榆林| 大同| 东莞| 南京| 大庆| 乌海| 池州| 连云港| 阿拉尔| 舟山| 江西南昌| 江西南昌| 大庆| 景德镇| 台北| 荆门| 鸡西| 库尔勒| 信阳| 平顶山| 蚌埠| 禹州| 吕梁| 巴中| 渭南| 临沧| 阿勒泰| 无锡| 大理| 遂宁| 兴安盟| 山东青岛| 德州| 白沙| 鸡西| 阜新| 鄂尔多斯| 德阳| 安岳| 汝州| 张北| 永新| 随州| 渭南| 淄博| 漯河| 阜新| 台州| 咸阳| 安顺| 承德| 台中| 屯昌| 迁安市| 大庆| 永州| 阿勒泰| 涿州| 海南| 长治| 台北| 芜湖| 丹东| 厦门| 池州| 黄山| 天水| 商丘| 六盘水| 黔南| 廊坊| 德州| 河南郑州| 包头| 佛山| 河北石家庄| 河南郑州| 乐平| 宁国| 琼海| 三亚| 娄底| 琼中| 无锡| 三亚| 澳门澳门| 榆林| 长兴| 肥城| 吴忠| 鄂州| 宁波| 黄山| 许昌| 忻州| 章丘| 阿拉尔| 寿光| 曲靖| 乐清| 黔东南| 三沙| 江西南昌| 莒县| 株洲| 广西南宁| 巴中| 日喀则| 五家渠| 开封| 广州| 通辽| 厦门| 怒江| 毕节| 台南| 哈密| 乐清| 淮南| 鄢陵| 博罗| 清远| 广饶| 连云港| 遂宁| 和县| 东海| 巴音郭楞| 潍坊| 株洲| 萍乡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