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青玉十二章

青玉十二章

韞寧作者 著

言情連載

《青玉十二章》主角是胤禛翠翹等,由網絡作者韞寧所著的小說。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翠翹利用青玉穿越回了清朝,救下了當時身受重傷的康熙四皇子胤禛,但是她知道自己無法和他相愛便離去了。十年后,丟失青玉的她成了左都御史馬爾漢家的次女翠翹,在王爺府又一次看到了他。讓這次她決定直面自己的感情,就算前面有很多艱難險阻在等她,就算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,她還是愿意奮不顧身的去愛他.........

17.4萬字 更新:2019-07-26 09:12:56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青玉十二章》主角是胤禛翠翹等,由網絡作者韞寧所著的小說。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翠翹利用青玉穿越回了清朝,救下了當時身受重傷的康熙四皇子胤禛,但是她知道自己無法和他相愛便離去了。十年后,丟失青玉的她成了左都御史馬爾漢家的次女翠翹,在王爺府又一次看到了他。讓這次她決定直面自己的感情,就算前面有很多艱難險阻在等她,就算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,她還是愿意奮不顧身的去愛他......

《青玉十二章》節選節選在線試讀

  翠翹跟了德妃去乾清宮里,心里盤絲錯節,一時理不出頭緒,正不知所措地想見到皇上到底要說些什么。梁九功出來說:“今兒不見,娘娘改日再來吧。”德妃見他臉色凝重,又見著幾個太醫院的年輕進學站在宮外,德妃問:“皇上身體不適?”梁九功說:“唉,太子爺觸了龍顏,萬歲爺這會子正在氣頭上,在里面訓斥呢。”德妃便不作聲了,梁九功說:“早間還好好的,早上十四阿哥來的時候,萬歲爺還歡喜著呢。”又對德妃說:“娘娘,皇上今兒賜了十四阿哥金玉如意。”翠翹并沒有聽明白,見德妃歡喜,知道是件好事。

  雖然沒有見到皇上,或許因為金玉如意的關系,德妃倒是挺高興的,對翠翹說:“這事我也作不得主,你回去好生想想,等皇上氣過去了,你再進宮來。”翠翹允諾,便回永壽宮里去看良妃。

  她沿著紅墻走了一段,不知為何腦子突然清醒起來。眼前是無盡的宮墻,一眼望過去,層層屋檐。三月的太陽并不傷人,有種暖暖的觸感,翠翹仿佛是累了,有點倦意。

  四爺,四爺,她在心里念了幾遍,遙遠得無法觸及。

  雖然還出些冒冷汗,但良妃已經睡下了。玉景在院子里曬太陽,見翠翹進來,忙讓了座。翠翹說:“在做什么呢?”玉景揚了揚手里的襖子,說:“去年冬天的衣服,壞了道口子,補一補興許今年還能穿。”她揉了揉眼睛,說:“好久沒做針線上的事情,看著有些吃力。”

  翠翹發現永壽宮里比平日里更安靜了一些,平日里雖然冷清,卻也偶爾見宮女三三兩兩地走來走去,再說這針線上的事情,總是有專門的人來打理的。翠翹問道:“宮里的人呢?”玉景一邊做著針線一邊回說:“秀女不是進宮了么,內務府那邊人手不夠,調過去了幾個。”翠翹點了點頭,又指著里間問道:“姨媽她好些了嗎?”玉景說:“喝了藥睡下了。”

  突隱隱聽得東南方傳來禮樂之聲,翠翹問:“今兒有什么喜事???”玉景說:“明兒十四阿哥要在坤寧宮里選嫡福晉呢。”良妃素來有吃茶的習慣,先前拿的雨前已喝完,玉景早上去御茶房拿新茶,聽到執事的公公要御茶房備上好的龍井,等著明日十四阿哥選定了福晉,給好皇上敬茶。

  翠翹“哦”了一聲,心想好久沒有見胤禎了,依他愛玩耍的性子,想必多數是被德妃禁足了。翠翹這晚住在宮里,捎了人回明珠府里,只說良妃病了,宮里人手不夠,她留下來照看一二晚再回。

  傍晚的時候,良妃醒來,微進了些食物,精神又上來一些,良妃年幼時與父親住在揚州城里,便與翠翹說些揚州的事,十番鼓、風箏、揚州小唱,還有廣陵潮,良妃說到這里咳嗽一聲。雖已春至,猶是料峭,翠翹怕她著了涼,讓玉景為良妃輔好床,扶著她睡下了。

  良妃睡了一會,翠翹去為她掖被子,見她額頭細密一層虛汗,翠翹心知她在發燒,讓玉景去御藥房請太醫,玉景氣喘吁吁地回來,說太醫還在乾清宮里呢。翠翹心想,這會兒子都半夜了,也不知太子爺犯了什么事,讓皇上氣到現在。翠翹從永壽宮里出來,打算去乾清宮碰碰運氣,看能不能見到梁九功,好歹派個太醫過來瞧一瞧。

  乾清宮里燈火通明,翠翹徘徊了數步,突見得乾清宮的朱漆雕花大門被人打開。那門內出來一個人,翠翹定神一看,竟是十四阿哥胤禎。翠翹眼睛一亮,這可比見到梁九功的勝算又多上幾分,她忙迎了上去叫了一聲:“十四爺。”

  胤禎有些日子沒有見到她,這夜里突然見到,竟有些驚喜,忙問:“翠翹,你怎么進宮了?”自從新年后皇上要命他擇福晉之后,德妃便禁了他的足,進出午門都受限。他突然對她撒起嬌來:“哎喲,太久沒見著,我還怪想你的。”翠翹嘻嘻一笑,他是孩子話,沒什么定性,二人站在乾清宮外說話,聽得皇上在宮門內怒氣沖天地罵太子。翠翹說:“怎么回事?”

  原來太子胤礽前陣子,在坊間看上了一個女子。這名女子原本是許了人家的,太子倒不理,拿了些銀子給那夫家,將這名女子買了回府。那知這女子是個烈性女子,恨極了夫家的絕情無義,為了那幾十兩碎銀將自己賣了,她索性在太子府里上吊自殺了。這女子的娘家是九阿哥家的包衣,回頭來找上九阿哥要主持公道。九阿哥一聽,也不敢這么明目張膽地告到皇上那里去,私下告上去了反又覺得是小事一件,便讓這家人告到直隸總督那里去。這家包衣心想,這是太子爺的事情,告到官府去,不得于石沉大海么。九阿哥說:“你們只管去,回頭直隸那邊的事,我給你們辦妥了。”九阿哥又去找了八阿哥商議,八阿哥素得朝中大臣們的好感。太子這事呈到直隸,真是個燙手的山芋,直隸那邊還在討論要怎么處理,可巧讓皇上給撞上了。直隸那邊的人吞吞吐吐只說:“不知道該怎么辦,求皇上裁斷。”皇上這下就怒火沖天了,他能怎么處理,這不等于讓滿朝文武來看他的笑話么。

  皇上氣得直哆嗦,忙召了太子進宮。太醫院的太醫也過來了,隨時待命。梁九功見皇上氣得不輕,他素知皇上寵愛十四爺,又去請了十四爺過來當說客。梁九功見胤禎出來良久,出來叫胤禎進去。翠翹拉住胤禎,忙說了正經的事情。

  胤禎進了乾清宮后,沒多久梁九功領了位太醫出來。那太醫給良妃配了退燒安神的藥,這一鬧鬧到近四更天去,翠翹困極了,粘著枕就睡著了。

  她一直睡到午時去,玉景輕手輕腳推門進來,她倒醒了。玉景來推她說:“二姑娘,二姑娘。”翠翹咕隆了一句,聽玉景說:“你昨兒晚些時候,見過十四爺沒有?”翠翹剛睡醒,人有點迷糊,口齒不清地說:“在乾清宮外面見過他。”她翻身又睡,玉景說:“二姑娘,醒一醒,梁公公剛過來說十四爺不見了。”

  翠翹方才睜開眼來,問玉景:“什么意思?”玉景說:“早上十四爺從乾清宮里出來,本意是要去坤寧宮里選福晉的,也不知怎么的,人沒去。梁公公過來問十四爺有沒有來找過你。我說你四更天才睡,這會兒子正在睡著,他才回去了。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荆门| 宿州| 保定| 温州| 文昌| 启东| 长治| 泰州| 阿坝| 白山| 吐鲁番| 张家界| 鄂尔多斯| 图木舒克| 十堰| 邢台| 南充| 济宁| 石狮| 安庆| 乳山| 珠海| 百色| 柳州| 河池| 雄安新区| 徐州| 沧州| 邹平| 泰州| 丹阳| 图木舒克| 舟山| 阿里| 宜昌| 武威| 齐齐哈尔| 无锡| 怒江| 荣成| 馆陶| 泗洪| 海丰| 铜川| 淮安| 丽水| 日喀则| 洛阳| 廊坊| 德清| 梅州| 肥城| 德州| 台山| 安阳| 牡丹江| 吕梁| 驻马店| 乌海| 陕西西安| 咸宁| 秦皇岛| 宜春| 湖南长沙| 乐清| 黔西南| 清远| 曹县| 泉州| 襄阳| 山南| 福建福州| 黔西南| 揭阳| 宁夏银川| 九江| 黄南| 大理| 保定| 莆田| 石嘴山| 大丰| 湘西| 海拉尔| 遵义| 孝感| 普洱| 开封| 安阳| 南阳| 临猗| 承德| 嘉峪关| 六安| 十堰| 章丘| 包头| 南京| 简阳| 雅安| 湖南长沙| 库尔勒| 十堰| 简阳| 德阳| 诸城| 伊犁| 揭阳| 乌海| 沭阳| 孝感| 玉林| 海门| 秦皇岛| 山南| 陇南| 湖北武汉| 阜新| 长葛| 驻马店| 明港| 楚雄| 铜川| 黔东南| 黔西南| 海西| 江门| 三亚| 普洱| 保定| 石狮| 亳州| 清远| 东海| 辽宁沈阳| 安阳| 营口| 宜都| 曹县| 象山| 巴中| 大理| 赤峰| 禹州| 吉林| 灵宝| 章丘| 梧州| 四平| 肇庆| 九江| 海南海口| 宜春| 商丘| 湖州| 沛县| 泗阳| 潮州| 郴州| 那曲| 姜堰| 泉州| 五指山| 福建福州| 湛江| 澳门澳门| 柳州| 新乡| 锡林郭勒| 日喀则| 湖州| 黑龙江哈尔滨| 保定| 吕梁| 章丘| 海西| 锡林郭勒| 平潭| 泰兴| 平凉| 潜江| 唐山| 高雄| 齐齐哈尔| 宿州| 汝州| 遵义| 启东| 玉溪| 双鸭山| 简阳| 漯河| 广汉| 河池| 安岳| 仁怀| 昆山| 延边| 防城港| 仁寿| 单县| 阿克苏| 池州| 屯昌| 广汉| 和田| 赵县| 滁州| 涿州| 汉川| 南充| 黔南| 文山| 乌兰察布| 韶关| 桐乡| 阿勒泰| 濮阳| 锡林郭勒| 洛阳| 包头| 山东青岛| 毕节| 亳州| 吉安| 和田| 昭通| 忻州| 溧阳| 溧阳| 台南| 云南昆明| 象山| 漳州| 东海| 绵阳| 抚州| 萍乡| 吴忠| 涿州| 克拉玛依| 澄迈| 平顶山| 广饶| 克孜勒苏| 林芝| 日喀则| 延边| 柳州| 宁国| 定州| 燕郊| 咸宁| 南通| 台中| 渭南| 东方| 广州| 仙桃| 香港香港| 温岭| 淄博| 阳春| 昌吉| 东阳| 德州| 黔西南| 咸阳| 馆陶| 大同| 赵县| 运城| 阿拉尔| 张家界| 乌海| 东阳| 铁岭| 铜陵| 四川成都| 赣州| 仁怀| 大理| 博尔塔拉| 铜川| 吉林长春| 朝阳| 临沧| 山东青岛| 五指山| 象山| 广汉| 黄山| 锡林郭勒| 大连| 济南| 榆林| 襄阳| 常州| 绵阳| 岳阳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