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權謀天下之為后

權謀天下之為后

非瑜作者 著

言情連載

一朝重生,她棄了榮華與富貴,生來呆滯,她被親生父親視為災星,母親早亡,她只待笈?之年便可踏出家族的牢籠,怎奈姊妹橫刀奪愛,斷了她命中良人,巇險之世,步步驚心。...

2.46萬字 更新:2019-09-01 14:45:14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由作者非瑜所著小說《權謀天下之為后》,主角是司徒瑾顏,顧欽南,本文主要講述了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愛恨情仇:顧欽南只想要和司徒瑾顏靜靜的待在一起,哪怕什么話都不說,那也會讓司徒瑾顏感到幸福??深櫄J南卻將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家國天下上,對她不理不問……

權謀天下之為后

《權謀天下之為后》文章節選

司徒瑾顏看了看桌上才拆一半的禮盒,頓然黛眉微蹙,心中倏地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。

“白糕是誰送的???”司徒政耀怒目橫向在場的丫鬟們,嚇得一眾人等紛紛跪地。

“回老爺話,白糕是今早四小姐帶來的。”眾人多口一詞,直指司徒瑾顏。

司徒瑾顏的眼中布滿了不可思議,解釋來:“可是白糕并沒有毒,汀蘭還吃了一塊!”

說罷,便有汀蘭從人群中擠出,一把跪倒在司徒政耀面前,“是是是,老爺,這白糕今早我也吃了,并未出現不妥。”

司徒政耀眼中閃著一抹懷疑,思了思,終是轉身從針灸包里取出了一枚銀針,從一塊未食的白糕中穿下。

再拔出時,竟見入糕的一部分針頭已然變黑!

見狀,司徒瑾顏同眾人心中皆是一驚!

“孽障!”司徒政耀大怒,揮手將沾染毒氣的針甩在地上,“你還有何話說!”

“父親明察!”司徒瑾顏連忙跪下,心中雖念著不可能,腦海中卻在仔細回想事情從頭到尾的經過。

從制作糕點到送出,都是她親手包辦,而且在送過來前汀蘭曾吃過也并未有不妥,為何偏偏在送過來后小少爺吃了便中毒了?除非是有人在她送過來后和在她出去前堂之間,偷偷下了毒!

回想起當時還在屋中的人,就只有蘇氏和周媽媽了。

司徒瑾顏望了一眼蘇三娘,她眼中即有憤怒,卻也有懷疑,畢竟剛才她還有求于自己解救小少爺,且小少爺是她的心頭肉,應該不會是她下的手,司徒瑾顏心想道。

既如此,那便只有周媽媽了……

司徒瑾顏朝一旁頷首佝腰的周媽子望去,忽地憶起昨日南苑時,她曾被楚氏喚走過。若只是一個奴才,是萬不敢對著府中主子下手的,但要是背后有人指使……

司徒瑾顏越想越覺得古怪,正抬頭,剛好迎上楚氏拋來的得意目光,頃刻間,心中悚然覺悟!

“哼!鐵證如山,你還有何好說的!”司徒政耀怒斥道,燃火的眼睛似要將司徒瑾顏碎尸萬段,“原來方才的一切都是你在惺惺作態,你從一開始回來便沒想讓府里安生,我且寬恕了你一回又一回,但你卻不知好歹,竟心腸歹毒到想殺害自己的親生弟弟,我今天非打死你這個不孝女不可!”

說罷,司徒政耀橫眉一掃,瞥見桌角的畫軸,拿起便朝司徒瑾顏身上狠狠輪下一軸。

司徒瑾顏被貫力打倒在地,只覺左臂上猛然作疼,酸痛無比,一時間竟動彈不得了。

無情的棍軸打落她身,司徒政耀力氣之大,讓她久久直不起腰來,耳旁充斥著汀蘭苦苦哀求的聲音,她想解釋,可一開口卻化作了一股猩紅色液體,從唇瓣中傾斜噴在了地板上。

見了此狀,司徒政耀的動作才頓了下來,這時一直在旁勸阻他的赫珉祿月,突然上前將他一推,奪過了他手中棍軸,朝地上用力一甩。

在場的奴仆心中一顫,皆然都低下了頭,噤若寒蟬。

“你是不是要打死她才甘心!”赫珉祿月喝斥道司徒政耀,胸口被氣的連連起伏,“瑾顏可是你的親生骨肉,就算你不內疚從小將她送走,現在也不該將她打成這樣吧?你讓倩雪的在天之靈如何安息!”

“母親,這孽障做出如此惡毒之事,難道您還要包庇她嗎???”司徒政耀沒好氣地看向赫珉祿月,見她眸光含定,只得氣的負手背過身去。

“你就算把她打死又如何?外面還有滿堂賓客,難道你要讓百官看我們司徒府的笑話不成?”赫珉祿月憤恨地說道。

聽聞,一旁的楚氏故作調息地近上司徒政耀身前,柔聲道:“母親說得對,老爺,今日可是宸兒的百日宴,可別讓外面的來賓都等急了。”

司徒政耀覺得在理,稍稍平定了下火氣后,才哼得一聲出了偏廳。

赫珉祿月回過頭看去,緊忙與王媽媽一起將司徒瑾顏扶起。

此時的司徒瑾顏已是渾身痛楚,有些站立不穩,幸得汀蘭與王媽媽攙扶住,抬了抬頭,她冰涼的目光與楚氏交接而過。

“快扶四小姐回房歇著。”赫珉祿月朝汀蘭吩咐道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海门| 连云港| 伊犁| 钦州| 清徐| 武安| 潜江| 恩施| 慈溪| 锡林郭勒| 双鸭山| 兴化| 自贡| 龙口| 广饶| 陵水| 如东| 大兴安岭| 定州| 昭通| 兴安盟| 莆田| 宁国| 林芝| 吴忠| 涿州| 曹县| 如皋| 武威| 无锡| 恩施| 深圳| 雅安| 云浮| 保定| 唐山| 大理| 泰州| 灵宝| 江门| 汕尾| 青海西宁| 茂名| 白银| 果洛| 迁安市| 伊犁| 德州| 石嘴山| 长治| 盘锦| 温岭| 泰安| 萍乡| 楚雄| 包头| 商丘| 焦作| 三门峡| 襄阳| 章丘| 台中| 海南海口| 定安| 建湖| 宿迁| 六安| 荆州| 渭南| 邹平| 燕郊| 大理| 咸宁| 遵义| 孝感| 忻州| 丹东| 天门| 绍兴| 黔东南| 六安| 保定| 偃师| 灵宝| 海北| 河池| 西双版纳| 柳州| 保定| 晋城| 连云港| 佛山| 项城| 平顶山| 岳阳| 张家口| 山东青岛| 徐州| 衡水| 乐平| 淄博| 龙岩| 荆州| 江门| 义乌| 禹州| 芜湖| 黔东南| 鸡西| 泗洪| 朝阳| 广元| 江西南昌| 济宁| 莒县| 燕郊| 阳江| 山西太原| 内江| 琼海| 山西太原| 九江| 浙江杭州| 泰州| 吴忠| 白山| 日土| 惠东| 黔西南| 灌云| 曲靖| 大庆| 章丘| 濮阳| 泉州| 肥城| 岳阳| 桓台| 黑龙江哈尔滨| 保亭| 亳州| 巴彦淖尔市| 三沙| 馆陶| 汉川| 霍邱| 义乌| 宝应县| 单县| 琼海| 启东| 南京| 仙桃| 亳州| 惠东| 大同| 自贡| 汕尾| 赵县| 商洛| 醴陵| 永州| 崇左| 阳江| 苍南| 玉树| 包头| 辽源| 黔西南| 安阳| 巴中| 南京| 镇江| 瓦房店| 双鸭山| 松原| 阿坝| 锡林郭勒| 湛江| 高密| 大丰| 改则| 白山| 阿勒泰| 清徐| 商丘| 枣庄| 东阳| 扬中| 章丘| 宁波| 莱芜| 灌南| 鄂州| 定州| 图木舒克| 神农架| 阜新| 齐齐哈尔| 商洛| 海拉尔| 眉山| 枣庄| 玉溪| 项城| 赵县| 柳州| 甘肃兰州| 双鸭山| 阿克苏| 文山| 芜湖| 昌都| 荆门| 通辽| 吐鲁番| 商洛| 赵县| 崇左| 甘孜| 大庆| 镇江| 开封| 茂名| 揭阳| 钦州| 襄阳| 普洱| 蚌埠| 忻州| 溧阳| 邹城| 鸡西| 乌兰察布| 新泰| 宁夏银川| 海安| 涿州| 青州| 鄢陵| 南平| 高密| 昌吉| 益阳| 滕州| 宿迁| 泰兴| 姜堰| 偃师| 内江| 金华| 海门| 醴陵| 山东青岛| 宿州| 平凉| 荣成| 曲靖| 株洲| 铜陵| 安庆| 西双版纳| 泰州| 馆陶| 台北| 任丘| 通化| 禹州| 和县| 柳州| 浙江杭州| 齐齐哈尔| 赵县| 靖江| 莆田| 安阳| 溧阳| 大庆| 揭阳| 伊犁| 焦作| 平凉| 如东| 衡水| 单县| 柳州| 安徽合肥| 保定| 柳州| 松原| 深圳| 荆州| 安庆| 嘉兴| 湛江| 揭阳| 常德| 贺州| 日土| 邳州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