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校園 > 暗戀是顆秀逗糖

暗戀是顆秀逗糖

一個芒果作者 著

校園連載

青春校園小說《暗戀是顆秀逗糖》,文中主要人物是陳愿、姜揚,作者一個芒果所著,小說主要講述的是:學生時代喜歡上一個人,就像是嘴里喊著一塊糖,無論怎樣都是甜的,多年后,姜揚始終都忘不了那個給他開門的少女,迷迷糊糊的,好像隨便一個人就能將她騙走一樣。...

15.7萬字 更新:2019-08-26 19:34:07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青春校園小說《暗戀是顆秀逗糖》,文中主要人物是陳愿、姜揚,作者一個芒果所著,小說主要講述的是:學生時代喜歡上一個人,就像是嘴里喊著一塊糖,無論怎樣都是甜的,多年后,姜揚始終都忘不了那個給他開門的少女,迷迷糊糊的,好像隨便一個人就能將她騙走一樣。

還尸走命

《暗戀是顆秀逗糖》文章節選

聽三爺這么一說,我才發現,這偌大的地下室里,連個電燈都沒有,周圍有些煙霧彌漫,一張冰冷的鐵床放在地下室靠北的墻邊,上面躺著一個人形的東西。

“那個該不會就是咱們夜里弄來的吧...”

我一看到那鐵床上躺著的,就覺得有些不對頭,三爺點了點頭,表示我說的是對的。

“你過來瞧瞧吧,趕緊的。”

我聽三爺這么說,只好壯著膽子走過去,一看,嚇得我尖叫一聲,連連后退,腳下沒留神好像踩到了什么滑膩膩的東西,一下仰面栽倒了。

“你小子干什么呢?這么做是非常不尊重死者的!”

三爺怒問我,一面伸手把我拉起來。我站起來,眼睛里滿是恐懼,剛才那具女尸正是今天我們帶回來的,但和當時在棺材里不同,她的眼睛在看著我。

我相信我沒有看錯,但三爺聽了我的話之后卻嗤之以鼻,說肯定是我看花了眼,還非要拉著我過去再看一遍,我掙不過三爺,被拉到了鐵床旁邊,但這次一看,女尸的眼睛依然是閉上的。

“奇了怪了,這怎么回事。”

我撓了撓頭,感覺有些不解,眼前的女尸和昨天夜里看到的一模一樣,除了皮膚暴露在空氣中,原本的蒼白已經開始浮上了一層青綠色,其他的地方基本都沒有變化,那蒼白的嘴唇和臉龐看著尤為瘆人。

“拿著,昨天讓你把人家從棺材里弄出來時,磕磕碰碰的,剛才又大喊大叫,給人家上一下遺妝,等會兒還有別的事要做。”

三爺拿著一個有些精致的小木盒子遞給我,告訴我他要上去收拾一下東西,等會過來,讓我在他回來之前弄好。

我打開木盒,從里面取出一根眉筆,看著女孩有些清秀的臉,我有些不知道如何下手,在三爺的白事店里,我只學過一部分的扎紙人手藝和畫紙人像,但是說給真人化妝,我還從來沒有試過。

眉筆的尖端輕輕碰到女孩的月眉上,我輕輕地按照眉毛的紋路把眉毛畫好,再取出一些腮紅和口紅,化完妝之后,我離遠了點,仔細一看,這女孩樣貌清秀,如果是活著的時候,肯定算個美女。

我還想再仔細看看,一種刺痛感從皮膚上傳來,我心里一驚,原本還有些浮想聯翩的心理,現在全部都收了回去。

我找了個地方坐下等三爺,結果等到了下午快要天黑了三爺才回來,我正準備問他去哪兒了。

“事情有點難辦,這具女尸的怨氣很重,我才出去不到三四個小時,這屋子里的陰氣和怨氣竟然已經這么深了,必須想辦法除掉陰煞之氣才行。”

三爺眉頭緊皺,在地下室里環繞了幾圈,但依舊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地方。

或許是因為這個女孩死的時候太過于年輕了,而且還是在馬上就要結婚的這個節骨眼,所以心里面非常不甘,導致死了之后海油極深的怨氣。

或許她也是留戀活著的世間,才會怨氣深厚吧,但是人的命運是天定的,誰又能夠逆著天命而為呢。

聽三爺這么念叨著,我心里也尋思著,該不會把我也牽連上什么吧,但三爺表示應該不算什么大事,但是也不能太過于怠慢,如果按照這個勢頭下去,肯定是要有大事發生。

我心里想著,別又有什么亂子要出了吧,三爺卻說這種兇厲的陰氣必須要及時除掉,否則的話即使我們現在走了,也是脫不了干系的。

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,我也只能選擇相信三爺的話了,按照三爺給我說的方法,我開始忙前忙后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就是把已經化好妝的女孩移到外面的靈堂去,地下本就是陰氣聚集的地方,在這種地方除煞,那和白費功夫也沒什么區別。

而且移動尸體也是有一定的講究的,如果在大白天搬動尸體,就可能會導致死去的人魂魄離體,永世停留在陽間無法投胎,必須要在夜里進行。

這個點剛好太陽下去,三爺叫我過去,我湊過去之后,三爺取出一根銀針,刺破了我中指之后,把流出的血涂在一張符上,用一碗不知道什么的東西壓著,放在一張桌子上。

“這東西可以保證你長時間在陰煞之氣極重的地方不會受影響,常人的身體長時間被侵襲之后,很容易導致靈魂離身,就容易被孤魂野鬼鉆了空子。”

弄好了之后,三爺又打開墨盒,寫了三道符,遞到我的手里。我看著墨跡未干的符,有些發愣。

“你拿著這些東西,我會讓他們派人把你送到女孩起棺的地方,把這三張符燒了,然后再回來告訴我。”

三爺說了之后,我當然是不同意了,但三爺拍了一下我的腦袋,說要是這點事都辦不好,就回王家村看店去,以后有什么事也不會帶著我出來了。

“行,我去還不行,不就是去燒三張符。”

我嘟囔著,把三張符收好,就準備上去。

“記住,給我在墳坑底下刨一尺深的坑,在坑里燒了,不能在外面燒。”

三爺的聲音遠遠從背后傳過來,我都沒有回頭理他。

出了門,外面果然已經有陳家的人在等候著我了,之前怎么過來的我都忘記的差不多了,但好在有司機開車,出發的時候我還問了一下時間,時間剛到晚上七點鐘。

“咱們估計得十一點左右才能到,可以先休息會,到了我們會叫你。”

坐在副駕駛的一個人說著,我應了聲,正好我也困了,我就躺下靠在后座上準備打個盹。

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地下室里,那個已經死了的女孩竟然站在我面前,陰仄仄的看著我。

好像有人在拍我的肩膀,我一下子就驚醒了,原來是旁邊的人在拍我,看到我醒了,他們才告訴我說,已經到地方了。

我這才喘了口氣,從車里下來。之前來女孩的墳地時我還沒有仔細觀察過,這次來了之后一路上我看著周圍的環境,發現女孩的墳地在一片山坡下面的樹林里面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校園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商洛| 包头| 平顶山| 保亭| 龙岩| 宁国| 和县| 濮阳| 吉林| 南充| 吕梁| 镇江| 鹤壁| 萍乡| 温州| 固原| 吉安| 大庆| 四川成都| 牡丹江| 吉林长春| 白山| 惠东| 新余| 邢台| 三明| 海安| 鹰潭| 楚雄| 屯昌| 牡丹江| 黄冈| 靖江| 驻马店| 哈密| 荆州| 七台河| 福建福州| 宁波| 阳春| 宁夏银川| 安庆| 库尔勒| 龙口| 张掖| 吉林长春| 苍南| 绵阳| 平顶山| 沭阳| 钦州| 东海| 怒江| 沧州| 北海| 启东| 临猗| 云南昆明| 乐平| 海东| 临夏| 莱芜| 镇江| 德清| 商丘| 乳山| 丽水| 梧州| 玉树| 通辽| 石狮| 马鞍山| 台湾台湾| 东台| 开封| 梧州| 随州| 滁州| 迁安市| 南通| 邹平| 湖北武汉| 简阳| 阿克苏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黄冈| 锡林郭勒| 汉中| 赤峰| 临沧| 吐鲁番| 丽江| 阜新| 邹城| 长葛| 汕尾| 临海| 雄安新区| 宁国| 北海| 南平| 南京| 东营| 南京| 滁州| 萍乡| 大庆| 萍乡| 海拉尔| 钦州| 自贡| 广安| 马鞍山| 漯河| 开封| 阿拉尔| 基隆| 滁州| 新泰| 广元| 泗阳| 北海| 阜阳| 阿拉善盟| 沧州| 宜都| 那曲| 运城| 黑河| 阿克苏| 台北| 迁安市| 汉中| 台中| 山东青岛| 玉林| 荆州| 温岭| 泸州| 台中| 三门峡| 宜宾| 陕西西安| 鞍山| 铜陵| 湘西| 通辽| 营口| 晋中| 章丘| 内江| 湖州| 巴彦淖尔市| 安顺| 开封| 茂名| 南安| 赣州| 广汉| 泗洪| 天长| 常德| 厦门| 荣成| 吉林长春| 伊春| 东莞| 温州| 枣阳| 三亚| 大同| 沛县| 盐城| 双鸭山| 杞县| 荆门| 灌南| 内江| 五家渠| 永康| 山东青岛| 阜新| 安吉| 东营| 通化| 泰州| 曹县| 哈密| 中卫| 邳州| 中卫| 柳州| 汉川| 鞍山| 株洲| 三明| 上饶| 大兴安岭| 肥城| 台北| 黔南| 天长| 滨州| 临沧| 莱州| 鹤壁| 潍坊| 溧阳| 温岭| 澳门澳门| 灌南| 保定| 大庆| 延边| 芜湖| 黄石| 盐城| 海宁| 天水| 通化| 驻马店| 东莞| 庄河| 陵水| 大同| 嘉善| 燕郊| 梧州| 湖北武汉| 宜都| 东台| 东台| 日喀则| 通化| 昭通| 绥化| 盘锦| 海南| 抚顺| 雄安新区| 甘孜| 恩施| 昌吉| 新疆乌鲁木齐| 石嘴山| 日喀则| 大丰| 安阳| 乐平| 云浮| 石河子| 湖北武汉| 大同| 海西| 林芝| 广安| 济南| 桓台| 宝应县| 海南海口| 明港| 邹平| 玉树| 广饶| 榆林| 台山| 阜阳| 湘西| 灌云| 白沙| 恩施| 滕州| 任丘| 新泰| 邵阳| 吴忠| 淮北| 松原| 鹤壁| 甘肃兰州| 南通| 济南| 信阳| 明港| 博尔塔拉| 河南郑州| 绍兴| 寿光| 象山| 鄂州| 诸城| 凉山| 惠州| 南安| 台南| 江西南昌| 湖北武汉| 巢湖| 张北| 乌海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