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都市 > 無敵修真棄少

無敵修真棄少

缸里有米作者 著

都市完結

《無敵修真棄少》主角是楊叛等,由網絡作者是缸里有米所著的小說。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是:楊叛是古武門一個三流家族楊家的少爺,但是楊叛雖然是少爺的身子,卻是一個跑腿的命,楊叛受到家族的歧視,讓沒有任何修為和武魂的楊叛參加實戰演戲就等,同于直接殺了楊叛,但是楊叛睜開眼的瞬間這個世界將變得不一樣!...

250.41萬字 更新:2019-06-12 15:58:27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無敵修真棄少》主角是楊叛等,由網絡作者是缸里有米所著的小說。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是:楊叛是古武門一個三流家族楊家的少爺,但是楊叛雖然是少爺的身子,卻是一個跑腿的命,楊叛受到家族的歧視,讓沒有任何修為和武魂的楊叛參加實戰演戲就等,同于直接殺了楊叛,但是楊叛睜開眼的瞬間這個世界將變得不一樣!

神醫富豪

《無敵修真棄少》節選免費試讀

“陸契機,你太過分了,虧你還是東海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,怎么能如此恩將仇報?””

聽到這個荒誕不經的理由,顧紅袖俏臉頓時徹底冷了下來,毫不客氣地質問道:“如果不是楊叛及時施救,你女兒已經成了一具尸體,命都沒有了,還談什么面子?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,難道你們如此咄咄逼人,是欺我們楊家無人嗎?那你們便錯了,我們楊家雖然已經淪為三流家族,但是,你們區區一個陸家,我們絲毫不懼!”

隨著顧紅袖突然的發作,大廳內,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!

“各執一詞,多說無益!”

陸契機望著放在茶幾上的那個精致的白色瓷瓶,似乎嗅到了里面誘人的天地靈氣,目光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灼熱,伸出右手,像要賬地一般地道:“我重申我的條件,只要楊家給我們陸家十枚聚氣丹,再公開杖責楊叛三十,給足我們陸家面子,這筆爛賬一筆勾銷!”

“這……”楊敬宗臉色為難,艱難地拿起那個白色瓷瓶,給也不是,不給也不是。

顧紅袖卻是快步上前,一把打開陸契機揚起的右手,厲聲喝道:“你們這是趕盡殺絕??!圖謀我們楊家的聚氣丹也就是了,竟然還想公然杖責楊叛,你們陸家的面子是保住了,但是楊叛被你們逼迫到何種處境,他還有面目立足做人嗎?”

“放肆!”

此時,陸契機的愛人李妖嬈站起身來,趾高氣揚地看著顧紅袖寒聲道:“顧紅袖,當年楊叛的父親是華夏武魂的第一供奉,楊家當年也貴為三大古武門家族之一,你的確有資格囂張。但現在他父親一失蹤就十年,楊家現在也淪為三流家族,連東海四大古武家族都算不上,陸家碾壓甚至屠滅楊家都輕而易舉,我們是看在楊家主忠厚仁義的面子上,這才過來好商好量。否則,就憑楊叛那個廢材,還有你顧紅袖這個偷人養漢子的賤女人,我們直接將你們殺了,又能怎么樣……”

在父親不知所蹤之后不久,母親抑郁成疾,不久病逝,楊叛在這個冰冷的大家族內可謂舉目無親,四面皆敵。

顧紅袖雖與母親姐妹相稱,但其實只是母親陪嫁過來的婢女,和楊叛并沒有一點血緣關系,但她卻沒有撒手不管,而是頂著巨大的壓力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楊叛。

為了照顧楊叛,她甚至拒絕了幾個豪門子弟的提親,耽誤了終身大事。

對楊叛來說,她是亦師亦母的存在!

她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在乎的人,也是他不可觸碰的逆鱗!

此刻,楊叛不禁血往腦門子里涌,對方敲詐勒索也就是了,想杖責自己三十也就是了,畢竟古武門一向是強者為尊,道理,只不過拿來騙人的工具,但是,現在這個賤人竟敢罵自己小姨是賤女人,楊叛怎么忍得了?

“住口!我草你大爺,你竟敢罵我小姨,你才偷人養漢!你全家都偷人養漢!”暴喝聲中,楊叛瞬間爆發,緊握雙拳,勢若瘋虎地一般向李妖嬈沖了過去。

“攔住他!”察覺到危險,陸契機臉色一沉,右手輕輕一揮。

隨著他一聲號令,四方云動,八名黑衣保鏢從他背后閃出,其中兩名已經散發滔天殺氣向楊叛迎擊了過去,抬腳就踹,揮拳就砸。

這八名保鏢全部擁有黃階前期的古武修為,一拳下去開碑裂石,如此狠辣地動手,哪里是攔住楊叛?分明是想要了楊叛的小命。

咔!

楊叛一拳砸在了一名保鏢的胸口上,后者登時口噴鮮血,高大沉重的身軀如一只破布娃娃一般瞬間飛出十多米遠,重重地將一道屏風砸得粉碎。

“楊叛,你不可莽撞,不得對貴客無理!陸家主,讓你的人住手!”楊敬宗大急,擔心楊叛受傷,站起身來大喝。

“楊叛,你……”而楊元朝卻是臉色驚愕無比,一拳轟飛黃階高手,這個小賤種難道真的凝聚了武魂,煉出了修為不成?

“今天,這個老妖婆必須向我小姨磕頭認錯,否則,我殺無赦!”

楊叛俊朗秀氣的臉龐瞬間變得殺氣騰騰,出手如電,一把抓住一名保鏢轟擊過來的拳頭,猛地一擰,骨折聲猝然響起。

“保護主人!”

“竟敢挑釁我們陸家,廢了他!”

見瞬間兩名同伴失去了戰斗力,余下六名保鏢不退反進,呈現包圍態勢,暴喝聲中,向楊叛接連兇猛出手。

“今天,我要人擋殺人,佛擋殺佛!識趣的,趕緊閃開!”楊叛毫不退縮,繼續向前走去。

其中一人抽出警棍狠狠地向他砸下,他如一道閃電般避開,探手伸出,“咔嚓”一聲捏斷了那個人的手腕。

一把ASP伸縮警棍被他奪了過來!

他反手掃去,寒光一片,“啪”的一聲,血光迸濺,那名保鏢的手腕都被抽斷了,鮮血噴涌,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茬子。

“哼,你們陸家好了不起嗎?我看誰敢攔我!”楊叛警棍在手,如虎添翼,掃視眾人,大步流星地前行,雙眸凌厲無比。

“對付這種目無尊長之輩,不用講什么江湖道義,一起上!”

“制服他,替楊家收拾這個禍害!”

陸家保鏢都是黃階修為,每人都能滅掉幾名特戰隊員而毫無懸念,怎么能畏懼楊叛這個他們眼中的廢材?

暴喝怪嘯聲中,幾道拳影腿影警棍短刀,朝著楊叛勢大力沉地攻擊而至,竟帶著破空之聲,似乎虛空都被他們撕裂和扭曲了。

楊叛快如流星,力道雄渾,手中的警棍閃爍著懾人的寒光。

幾道寒光閃過,輕松將他們手中兵器全都震飛了出去,警棍立劈,“啪”的一聲,將一名保鏢打得頭破血流,瞬間昏倒在地。????

反手一撩,沾著血跡的警棍快速向后橫掃,狠狠地抽在了一名伺機偷襲的保鏢臉上。

慘叫聲中,那保鏢臉頰破碎,出現一個血窟窿,觸目驚心。幾顆碎玉和那高大的身軀一起倒在地上,驚起一片塵埃。

“不要過來!”

“不然我們一定殺了你!”

僅剩下的兩名保鏢已經被楊叛彪悍的身手嚇得臉色煞白,威脅一句也就后退一步,威脅三四句退了三五步,護在了陸契機夫婦身前。

“廢物,拔槍??!”陸契機咬牙切齒地小聲提醒了一句,那兩名保鏢如夢初醒,連忙向腰間的手槍摸了過去。

“陸契機,萬萬不可!”楊敬宗失聲驚叫。

但是,已經晚了,這兩名保鏢已經拔出了手槍,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楊叛,似乎隨時都可以射出歹毒的子彈。

見楊叛這個威脅即將被射殺,楊元朝則是露出一絲陰險而得意的笑容,顧紅袖卻是大聲驚呼:“陸契機,不能開槍!”

“哼!區區兩把燒火棍也能傷得了我?做夢!”孰料,楊叛面對兩把火槍竟是絲毫沒有膽怯的意思,甚至露出了嘲諷的微笑。

嘩!

楊叛再次動了,身法快得難以形容,迷蹤幻影步施展,身體在空中只留下一道重重疊疊的殘影,兩名保鏢根本看不清楚。

啪!

一名保鏢只覺得手腕疼得他幾乎要昏厥過去。

楊叛的警棍已經將他的手腕敲得骨折,另外一名保鏢腹中劇痛,眼前景物一陣劇烈旋轉晃動,人已經騰云駕霧地飛了出去。

“老妖婆,跪下道歉!”

楊叛此時已經到了陸契機夫婦身側,手里卻不知什么時候多了兩把手槍,他如同一尊戰神一般傲立當場,面帶嘲諷的微笑,手槍抬起指著二人的腦袋。

全場皆驚,一片可怕的寂靜。

這畫面,將所有人都給震驚到了,心底掀起驚濤駭浪,楊叛竟然是擊敗六名擁有古武修為的高手,將陸契機夫婦悍然擒拿!

 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都市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牡丹江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黔南| 日照| 宁波| 台中| 黔西南| 晋中| 莒县| 灌云| 朝阳| 广汉| 宁国| 舟山| 海东| 衡阳| 潍坊| 任丘| 瑞安| 娄底| 昌都| 亳州| 天长| 西双版纳| 山西太原| 乌兰察布| 东营| 乐清| 温州| 绥化| 清徐| 宝鸡| 本溪| 日照| 安顺| 广州| 大庆| 株洲| 天长| 绍兴| 榆林| 昌都| 山东青岛| 汝州| 克孜勒苏| 泗阳| 毕节| 和田| 威海| 包头| 哈密| 博尔塔拉| 芜湖| 昌都| 山西太原| 玉树| 建湖| 醴陵| 五指山| 漯河| 淮南| 东莞| 枣庄| 天长| 扬州| 唐山| 汕尾| 定西| 庄河| 南充| 新余| 绵阳| 邹城| 白城| 甘肃兰州| 湖州| 大庆| 伊犁| 贺州| 百色| 大丰| 玉树| 库尔勒| 庄河| 张北| 神农架| 章丘| 东营| 漳州| 濮阳| 通辽| 迪庆| 襄阳| 锦州| 贺州| 黔西南| 赣州| 固原| 仙桃| 包头| 龙口| 澄迈| 河池| 简阳| 神木| 汉中| 广饶| 安吉| 金坛| 仁寿| 桐城| 海宁| 泉州| 红河| 白城| 贵州贵阳| 衡水| 灌云| 阳春| 安顺| 淮南| 大同| 临沂| 河北石家庄| 澳门澳门| 馆陶| 包头| 黔南| 宜春| 绵阳| 迁安市| 大庆| 甘肃兰州| 宝应县| 广元| 桓台| 喀什| 运城| 内江| 松原| 新泰| 鸡西| 益阳| 辽源| 莆田| 文昌| 琼海| 泉州| 阳江| 和县| 灌南| 济宁| 台中| 石嘴山| 辽阳| 苍南| 安顺| 仁寿| 马鞍山| 黑龙江哈尔滨| 廊坊| 洛阳| 林芝| 乌兰察布| 延边| 黄南| 金华| 阿拉尔| 瑞安| 天门| 连云港| 曲靖| 泰安| 白沙| 大连| 聊城| 博罗| 泰兴| 石河子| 宣城| 宿州| 东台| 大庆| 曹县| 嘉善| 余姚| 毕节| 新余| 台湾台湾| 阿坝| 新泰| 黑龙江哈尔滨| 龙口| 黔东南| 台中| 临汾| 承德| 广饶| 章丘| 灌南| 大理| 海安| 余姚| 莒县| 海南| 义乌| 盐城| 塔城| 白银| 安庆| 陇南| 抚顺| 乐清| 常州| 伊犁| 吉林长春| 攀枝花| 锡林郭勒| 防城港| 滁州| 湖州| 烟台| 松原| 钦州| 锡林郭勒| 绵阳| 洛阳| 武威| 包头| 包头| 黑龙江哈尔滨| 石狮| 石狮| 澳门澳门| 仁寿| 燕郊| 汕头| 柳州| 许昌| 七台河| 宿州| 湘潭| 十堰| 梅州| 茂名| 运城| 荆门| 安庆| 乌兰察布| 天水| 达州| 东营| 云浮| 清远| 营口| 临夏| 神木| 承德| 沧州| 郴州| 信阳| 灵宝| 包头| 林芝| 安顺| 鄢陵| 中卫| 惠东| 扬州| 张家口| 库尔勒| 庆阳| 赤峰| 双鸭山| 澄迈| 泉州| 顺德| 中卫| 江西南昌| 瑞安| 果洛| 濮阳| 高密| 靖江| 馆陶| 乐平| 营口| 馆陶| 金昌| 建湖| 朔州| 新沂| 运城| 榆林| 四川成都| 莒县| 宿迁| 甘肃兰州| 白银| 阳江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