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靈異 > 頭七

頭七

馬南山作者 著

靈異連載

我爺爺說,吊死的人最后看到誰,就會找誰索命。 我十二歲那年,村里請戲班唱鬼戲,我去戲班玩耍,卻沒想到我身后的房梁上,吊著戲班的臺柱子。...

10萬字 更新:2019-09-01 13:58:31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我老家在山西南邊,名叫陳家村的小村子??箲鸬臅r候山西是淪陷區,小鬼子搞三光政策,陳家村被屠了,尸體拋進村后的大坑中,放火焚尸。熟悉那段歷史人的應該明白,三光并不是見人就殺,而是游擊隊打得太兇,小鬼子抓不住游擊隊就將懷疑對象全部殺掉,所以陳家村并不是片甲不留……

納骨

《納骨》節選免費試讀

幸虧他沒叫出來,回過神趕忙搖醒老大爺,通知陳老頭的兒女,最初時,只以為陳老頭上吊自殺,后來回憶起喝酒的事,他和哭喪老大爺嘀咕,倆人都記得答應送陳老頭一程,后面的卻忘了。

忘了的事情可以猜出來,人家陳老頭被鬼沖身后氣若游絲,昏迷不醒,不說能不能醒來,單憑尸體腳下沒有踩踏的玩意,就絕不可能是自殺,除非他一蹦一米高才能把脖子伸進去。

哭喪老大爺懷疑,保不齊是他和我二叔把陳老頭吊死了。

所以他對陳老頭兒女說,老爺子死的邪門,先不要聲張,然后讓二叔請我這個小城隍爺,看看是不是鬧鬼。

二叔知道我的本事都是爺爺教的幾句話,直接請正主過去。

聽了陳老頭上吊的經過,著實詭異,但我問他,爺爺都去了還要我干啥?

二叔搔搔頭,很苦惱的說:“你爺爺說肯定鬧吊了,只有你能鎮得住,沒吊死鬼是他說的,鬧吊還是他說的,我也不知道這老頭到底啥意思,現在二叔沒辦法了,只能聽他的。”

一進陳老頭家門,就看見他家兒女正在料理后事,東西都現成,只是代表小桃花的一些東西要換成陳老頭的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陳二才也沒心思和我們打招呼,簡單點個頭便進屋里忙碌了。

而爺爺負手站在桃樹下,仰頭看那剛剛抽芽的桃樹枝,二叔喊一聲爹,他轉過身,我和二叔齊齊一愣。

人還是那個人,卻冒出一股既然不同的氣息,往日不用張口就讓人覺得暴躁粗魯的老農民,此時再看,卻好像個教書先生那般文質彬彬,眼底也十分清明。

爺爺看著我,微微一笑,嘴角牽動滿臉的皺紋在他臉上刻出幾道深壑,又是一種日暮西山,垂垂老矣的疲憊氣息。

“初一,你爹呢?”

我有些不敢與他對視,低頭說:“睡著呢,沒叫他。”

爺爺的眼角抽動起來,再換上那熟悉的狠戾表情,壓著火對二叔說:“去喊你哥過來,就說他爹要死了,趕緊帶棺材來收尸!”

不怪爺爺生氣,我爹實在不地道,親兒子被吊死鬼盯上,回魂夜陳老頭家鬧鬼,半個村子都來了,他跟個沒事人似的,在家跟我娘打情罵俏,我估計全村人死光了,他都舍不得從我娘身上下來。

二叔走后,我趕忙問爺爺,不是沒有吊死鬼么?怎么又有了!

爺爺說:“你跟俺來!”

正房騰出來當靈堂,陳老頭這幾天在小屋休息,土地泥墻,窗戶都是紙糊的,小桌上有幾根蠟燭,爺爺點亮一根,將燭火靠近墻壁,上下熏烤,很快,那面刷了白灰的墻壁被熏出一個黑色的人形,個子不高,身材纖細。

爺爺提醒道:“看好了!”

他將燭火靠近人形最頂的位置,按說會熏出新的痕跡,但是并沒有。

爺爺吹熄蠟燭,對我說:“陳老頭是被你二叔和哭喪的老頭從這間屋里抬出去,到靈堂吊死的,俺也不知道他倆被小桃花迷了心竅,還是小桃花來找陳老頭報仇,陳老頭自知有愧,找那倆倒霉蛋幫忙自殺,總之你二叔抬陳老頭出屋時,那丫頭就在這墻根下看著。”

那蠟燭燒出的人形,爺爺說陳家兩個兒子將陳老頭抬進屋休息,擔心再有鬼找來,就往屋里擺了一桶童子尿,但童子尿對付孤魂野鬼還行,吊死鬼就不夠看了,可畢竟是我尿出來的,滿屋子尿騷味也就是滿屋子陽氣,而小桃花停留的地方會留下一股陰氣,等她走后,陽氣將陰氣逼進墻皮里了。

至于為什么鬧鬼的事,爺爺和哭喪老大爺的說法差不多,水鬼和吊鬼最難纏,但一山不容二虎,一片池子不可能有兩只水鬼,除非他們因同一件事而死,比如沉船,淹死十個人,水里才會有十只鬼,水鬼之所以厲害,因為鬼屬陰,水也屬陰,拴著鬼不讓他們走,水波流轉就像有刀子在水鬼身上割肉,日日年年,水鬼怨氣極重,必拉替身。

吊鬼有房梁和繩子拴著,懸在空中無法離去,這個離去是去投胎的意思,不是不能走動,而吊的時間越久,怨氣越重,連其他吊死鬼都容不下。

“爺爺說那丫頭不會變吊,因為陳家村本來就有一只吊死鬼,吊了幾十年,有它在,新死的小丫頭怎么也不該變吊的。”

我問他:“是廟里的何道長么?”

爺爺點頭又搖頭:“在廟里,但不是姓何的!”

除了何道長還能有誰?

爺爺說,現在不能告訴我,除非去做一件事,做成了,他就給我講幾個故事,還會教我一些本事。

其實他根本不需要說這些,爺爺讓親孫子做事哪用得著威逼利誘,我當即問他:“什么事?”

爺爺從桌上拿起兩根蠟燭,又從兜里掏出一把鑰匙,遞到我面前:“你現在去城隍廟開棺,把蠟燭油滴在那丫頭的七竅和屁股上。”

我差點一屁股坐地上,打死都想不到爺爺會讓我做這種事,將手擺成風車,連連拒絕:“不行不行,我不敢去,叫我二叔去吧。”

堵著門不讓我走,爺爺蹲下,掰開我的拳頭將蠟燭和鑰匙放在我手心,認真,又帶著一絲懇求對我說:“初一,爺爺就你這一個孫子,要是有其他法子,俺哪里舍得叫你去?可現在只能你去,你想想,這些年咱家啥時候進過城隍廟?進去就出不來了!那。。。那。。。”

欲言又止,爺爺一咬牙,對我說:“廟里那只吊死鬼就是俺親手勒死的,你三叔跟你這般大時,俺一再告訴他不許去廟里,可越不讓去他越要去,最后,最后俺只在廟里找到他一只鞋。。。”

說到傷心處,爺爺嗚嗚哭了起來,我卻沒想到被人販子拐跑的三叔,其實在城隍廟里失蹤了,難道被鬼害了?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靈異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许昌| 台山| 济南| 邯郸| 温岭| 临猗| 绥化| 齐齐哈尔| 黄南| 永新| 阳江| 铜仁| 改则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河北石家庄| 仁怀| 丽江| 屯昌| 安吉| 改则| 锡林郭勒| 燕郊| 鹰潭| 开封| 新乡| 滕州| 乌海| 梧州| 宁波| 青州| 常州| 柳州| 白城| 包头| 通辽| 石河子| 如东| 绥化| 姜堰| 柳州| 茂名| 张北| 许昌| 九江| 广安| 枣庄| 台州| 湛江| 南京| 公主岭| 黔东南| 九江| 贵港| 荆州| 临沧| 图木舒克| 陕西西安| 镇江| 垦利| 项城| 梅州| 鸡西| 信阳| 三沙| 石河子| 韶关| 单县| 普洱| 普洱| 忻州| 定州| 丹东| 新泰| 黄山| 牡丹江| 沭阳| 六盘水| 赣州| 明港| 阿里| 宁国| 四川成都| 梅州| 甘肃兰州| 大同| 温州| 枣阳| 日喀则| 随州| 崇左| 永康| 肇庆| 曲靖| 邹平| 东阳| 泰兴| 灌南| 抚顺| 巴音郭楞| 五指山| 嘉善| 黄石| 张家界| 盐城| 舟山| 桓台| 佳木斯| 惠州| 德宏| 红河| 济宁| 如东| 宜都| 泰兴| 黄山| 枣庄| 赣州| 景德镇| 黔南| 延安| 广饶| 济南| 眉山| 扬州| 嘉峪关| 钦州| 象山| 喀什| 开封| 荆州| 包头| 平顶山| 西藏拉萨| 馆陶| 南通| 乐平| 柳州| 张家口| 庆阳| 凉山| 临沧| 曲靖| 伊犁| 红河| 平顶山| 通辽| 毕节| 台北| 眉山| 延安| 启东| 仁怀| 和田| 宜昌| 潍坊| 长治| 燕郊| 大庆| 赤峰| 南阳| 武威| 广州| 商洛| 朝阳| 白沙| 大庆| 天长| 海门| 苍南| 莱芜| 乐平| 阳江| 吐鲁番| 玉溪| 黄冈| 三沙| 湘西| 包头| 抚州| 克拉玛依| 崇左| 瑞安| 台湾台湾| 金华| 安康| 石狮| 葫芦岛| 牡丹江| 汕尾| 昭通| 日照| 基隆| 临汾| 眉山| 济源| 衡水| 威海| 阿勒泰| 文昌| 海拉尔| 宜昌| 阿里| 榆林| 诸暨| 库尔勒| 黔西南| 神木| 泗阳| 东阳| 汉川| 温州| 运城| 项城| 平凉| 扬州| 临夏| 惠东| 黔西南| 辽源| 温岭| 黑龙江哈尔滨| 保亭| 儋州| 安顺| 淄博| 启东| 溧阳| 单县| 阜阳| 鹤岗| 鹤岗| 常德| 克孜勒苏| 玉环| 汉川| 芜湖| 梅州| 西双版纳| 西藏拉萨| 汉中| 吉林| 丽江| 临汾| 兴化| 漯河| 益阳| 西藏拉萨| 湛江| 阿克苏| 阿里| 威海| 三沙| 四平| 平顶山| 乌海| 清远| 抚顺| 阿拉善盟| 昌吉| 渭南| 乐平| 宝应县| 建湖| 阿坝| 宝应县| 抚顺| 黑河| 天水| 遵义| 三沙| 山东青岛| 来宾| 镇江| 肥城| 长治| 湘潭| 宣城| 淮南| 黄南| 辽阳| 甘孜| 揭阳| 鹤壁| 齐齐哈尔| 商洛| 阳春| 遂宁| 南通| 永州| 绥化| 阜阳| 黑龙江哈尔滨| 亳州| 鸡西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吉林| 南安| 攀枝花| 锡林郭勒| 伊春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