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都市 > 豪婿

豪婿

絕人作者 著

都市連載

由作者絕人所著小說《豪婿》主角是韓三千蘇迎夏等。書中精彩內容:"我從小不會花言巧語,討不得她的歡心。哥哥深受寵愛,奶奶怕我搶走哥哥繼承人的位置,把我趕出韓家。入贅蘇家三年,受盡屈辱,韓家何時有過只言片語的關心。是她逼我離開韓家,現在一句話又要讓我回去,當我韓三千是一條狗嗎?我現在只想安安靜靜的當一個窩囊廢,誰他媽也別來打擾我。...

32.6萬字 更新:2019-05-05 08:13:09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由作者絕人所著小說《豪婿》主角是韓三千蘇迎夏等。書中精彩內容:"我從小不會花言巧語,討不得她的歡心。哥哥深受寵愛,奶奶怕我搶走哥哥繼承人的位置,把我趕出韓家。入贅蘇家三年,受盡屈辱,韓家何時有過只言片語的關心。是她逼我離開韓家,現在一句話又要讓我回去,當我韓三千是一條狗嗎?我現在只想安安靜靜的當一個窩囊廢,誰他媽也別來打擾我。

神醫富豪

《豪婿》節選免費試讀

我從小不會花言巧語,討不得她的歡心。哥哥深受寵愛,奶奶怕我搶走哥哥繼承人的位置,把我趕出韓家。

入贅蘇家三年,受盡屈辱,韓家何時有過只言片語的關心。是她逼我離開韓家,現在一句話又要讓我回去,當我韓三千是一條狗嗎?

我現在只想安安靜靜的當一個窩囊廢,誰他媽也別來打擾我。

韓三千邁著大步離開,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覷。

蘇家,云城一個二流世家,三年前韓三千落魄如狗,是蘇家老爺子親指婚約,當時一場婚禮驚動整個云城,不過轟動的原因卻是因為蘇迎夏嫁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廢物,淪為整個云城笑話。

韓三千的真實身份,只有蘇家老爺子一人知曉,可是婚禮兩個月之后,蘇家老爺子因病去世,自此韓三千的身份無人知曉,而他,也坐實了無用廢婿的身份。

三年來,韓三千受盡冷嘲熱諷,冷眼相待。不過這些和被趕出韓家這件事情相比,后者更是涼了人心。

他已經認了,脊梁骨被人戳久也成了習慣。

今天是蘇家老奶奶的壽辰,韓三千精心挑選了一份禮物,價值不高,注定會被人嘲笑,不過兜無二兩銀,他能做到的,也就這么多。

至于剛才發生的那件事情,韓三千內心平靜無波,甚至有點想笑。

他哥哥巧舌如簧,雖然能討得奶奶歡心,可為人卻是囂張跋扈,私生活糜爛,出事是遲早的。

說不定,這是天要亡韓家。

可是跟我有什么關系呢?我不過是蘇家被人唾棄的上門女婿而已。

回到蘇家別墅,一個靚麗的身影站在門口,焦躁不堪。

蘇迎夏,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,韓三千有名無實的老婆,也是因為她足夠優秀,所以三年前的婚禮才會成為笑話。

韓三千三步并作兩步,小跑到蘇迎夏身邊,說道:"迎夏,你在等誰呢?

蘇迎夏充滿厭煩的看了一眼韓三千,說道:"給奶奶的禮物準備好了嗎?

韓三千揚了揚手里的禮品盒說道:"準備好了,我花了很大的心思才選到的。

蘇迎夏連看都沒看一眼,三年前也不知道爺爺發了什么神經,非要讓她和韓三千結婚,而且還讓韓三千當上門女婿。

更讓蘇迎夏不解的是,爺爺去世前還握著她的手,告誡她不要瞧不起韓三千。

三年了,蘇迎夏想不明白這個廢物有什么值得爺爺另眼相看的地方,要不是顧忌蘇家名聲,她早就想和韓三千離婚了。

等會兒你別亂說話,今天所有的親戚都會到場,免不了對你冷嘲熱諷,你給我忍著,我不想因為你丟臉。"蘇迎夏提醒道。

韓三千笑著點了點頭,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。

看到韓三千的表情,蘇迎夏恨不得一頭撞死,他沒有背景,有點真本事也行啊,可是整整三年了,他在家里,除了掃地洗衣服做飯,從來沒有干過其他事情。

蘇迎夏對自己的態度,韓三千沒有半點不滿,因為兩人在沒有任何感情基礎下結婚,而且還是嫁給他這個廢物,對蘇迎夏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,所以他能夠理解蘇迎夏。

兩人走到客廳里,蘇家親戚幾乎已經全部到場,熱鬧非凡。

迎夏,你可算是來了。

今天奶奶生日,你怎么來得這么晚。

不會是去給奶奶準備什么驚喜了吧。

親戚熱絡的和蘇迎夏打著招呼,完全忽略了韓三千的存在。

習慣了當背景板的韓三千也不在意,被忽略了才好,免得有人拿他當笑話看。

不過總有人對他不滿,蘇迎夏的堂哥蘇海超,每一次見面,必然會刁難韓三千,而且把韓三千貶得一文不值。甚至韓三千在云城的廢婿名號,都是蘇海超一手促成的,經常在外面說些韓三千的壞話。

韓三千,你這手里拿著的,不會是給奶奶的禮物吧?"蘇海超一臉笑意的看著韓三千,這么大點的東西,還用禮品紙包著,一看就是廉價貨。

是啊。"韓三千大大方方的承認道。

蘇海超嗤笑道:"這是個什么東西,不會是從路邊攤買來的吧?

韓三千搖著頭,說道:"從禮品店買的。

雖然實誠,不過他這番話卻是引起了哄堂大笑,蘇迎夏表情凝固,沒想到這才剛到家里,她就要因為韓三千丟臉了。

不過通常這種時候,蘇迎夏都是不說話的,她把自己和韓三千當作兩家人,韓三千怎么丟臉她不管,只要不把話題扯到她身上就行。

你是來搞笑的嗎?奶奶今天八十大壽,你準備禮物,這么不用心嗎?"蘇海超走到客廳的茶幾旁,上面擺滿了各種精貴的禮物,一看就價值不菲,和韓三千的禮品盒相比,簡直就是云泥之別。

看看我給奶奶送的什么,陳年普洱,知道這餅茶多少錢嗎?八十八萬。"蘇海超得意的說道。

呵呵,真好。"韓三千看了一眼蘇迎夏,之前蘇迎夏已經告誡過他了,少說話,所以他也是惜字如金的回答。

蘇海超擺明想用自己的禮物在韓三千面前秀優越感,繼續說道:"從這餅茶上面扣點渣渣,都比你的禮物貴,你說是吧,渣渣。

韓三千笑而不語,整個客廳里充斥著嗤笑的聲音。

雖然蘇迎夏打定主意不參合韓三千的事情,可說到底,韓三千還是她的老公,有證有婚禮,哪怕這三年以來她從來沒有讓韓三千碰過,沒有夫妻之實,但韓三千當著這么多親戚的面丟臉,她面子上也過不去。

蘇海超,差不多行了,你有錢是你的事,送多貴的禮物跟我們沒關系,不用拿出來顯擺。"蘇迎夏一臉不悅的說道。

韓三千驚訝的看著蘇迎夏,整整三年以來,這是蘇迎夏第一次幫他說話。

顯擺?迎夏,你這話可說錯了,我有必要在一個廢物面前顯擺嗎?我只是覺得他不重視奶奶的壽辰而已,還有你,他不懂事,沒錢送禮,難道你就不知道幫襯一下,反正這個廢物也是吃軟飯的。還是說,根本就是你不重視奶奶的壽辰?"蘇海超冷笑道。

你……"蘇迎夏面紅耳赤,她家里在蘇家地位最低,也是生活條件最差的,動輒幾十萬的禮物,她還真拿不出手。

這時候,韓三千突然站起身,走到蘇海超身邊,在普洱上嗅了嗅。

你干什么,這是給奶奶的禮物,是你這個廢物能聞的嗎?"蘇海超憤怒的說道。

韓三千眉頭微皺,說道:"普洱越陳越香,也是因為這個緣故,市場上年份越久的普洱,價格就會越貴??烧驗槿绱?,很多商販會利用年份造價,刻意抬高價格。

普洱還分生茶和熟茶,你手里這餅茶葉以青綠墨綠為主,可以判斷為生茶。生茶有著熟茶不可比擬的口感,可新制生茶卻有著茶葉咖啡堿,對人體腸胃有很大的刺激性,需要長時間的陳放,陳放周期越長,含量也會越少。

但是你手里這餅茶,由于刻意做舊,陳放周期遠遠不夠,喝了之后,必然會對身體產生危害。

我是渣渣不錯,可你以次充好,甚至還要危害奶奶的身體健康,豈不是比我更渣。

 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都市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燕郊| 玉溪| 绍兴| 泰州| 鄢陵| 高密| 信阳| 天门| 海拉尔| 宁国| 厦门| 运城| 包头| 鸡西| 锦州| 贺州| 榆林| 果洛| 平凉| 玉树| 屯昌| 海丰| 七台河| 眉山| 香港香港| 淮安| 曹县| 怀化| 贵港| 金坛| 衡水| 湘潭| 永州| 佳木斯| 明港| 海安| 绵阳| 莱州| 乳山| 鹤岗| 南平| 潜江| 庆阳| 云浮| 鄂尔多斯| 醴陵| 灌南| 姜堰| 包头| 塔城| 醴陵| 萍乡| 阿拉尔| 七台河| 抚顺| 宜春| 安徽合肥| 鸡西| 瑞安| 抚州| 泰安| 四川成都| 鹤岗| 宁波| 孝感| 昌吉| 那曲| 金昌| 佛山| 扬中| 兴安盟| 昌吉| 蚌埠| 龙口| 巴彦淖尔市| 山南| 涿州| 广汉| 甘孜| 扬中| 十堰| 福建福州| 靖江| 陇南| 正定| 乌兰察布| 三亚| 泰州| 洛阳| 台中| 三亚| 大庆| 临沧| 攀枝花| 临汾| 扬中| 台北| 青州| 威海| 吐鲁番| 禹州| 克孜勒苏| 儋州| 乌海| 天门| 岳阳| 安吉| 洛阳| 海南海口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朝阳| 武威| 天门| 临猗| 滁州| 新泰| 云浮| 阿勒泰| 白山| 辽宁沈阳| 张家界| 深圳| 广元| 赤峰| 儋州| 石河子| 改则| 巴彦淖尔市| 姜堰| 大连| 台湾台湾| 资阳| 汕尾| 柳州| 湛江| 北海| 芜湖| 海门| 桐城| 保定| 陵水| 台山| 柳州| 齐齐哈尔| 齐齐哈尔| 醴陵| 白沙| 渭南| 牡丹江| 博尔塔拉| 西双版纳| 西藏拉萨| 黄山| 博尔塔拉| 基隆| 新泰| 安吉| 抚顺| 定安| 新沂| 象山| 信阳| 平潭| 石狮| 任丘| 宁波| 启东| 长治| 许昌| 乌海| 丹阳| 青州| 南平| 邹平| 乳山| 阿克苏| 单县| 梧州| 中山| 梅州| 鄂尔多斯| 河源| 衡水| 金昌| 池州| 广西南宁| 灌南| 乐山| 山南| 江西南昌| 泉州| 黔东南| 汉川| 黑龙江哈尔滨| 宜都| 明港| 铜仁| 铁岭| 红河| 阳泉| 巴音郭楞| 玉树| 和县| 南充| 塔城| 荆州| 兴化| 柳州| 延边| 双鸭山| 日土| 垦利| 邹城| 绵阳| 崇左| 泰州| 灵宝| 乐清| 义乌| 公主岭| 昆山| 临汾| 红河| 安阳| 天门| 安吉| 吐鲁番| 钦州| 龙口| 梅州| 瑞安| 龙口| 项城| 神农架| 东台| 新泰| 福建福州| 安徽合肥| 黄山| 灵宝| 吉林| 临汾| 南阳| 漳州| 抚州| 昭通| 遂宁| 永州| 廊坊| 神木| 山南| 内江| 甘孜| 保定| 南京| 燕郊| 珠海| 和县| 肇庆| 唐山| 芜湖| 晋江| 贵州贵阳| 乌兰察布| 青州| 兴安盟| 巴彦淖尔市| 泗洪| 芜湖| 柳州| 泰安| 阿勒泰| 克孜勒苏| 赣州| 绵阳| 咸阳| 河池| 大同| 庆阳| 山西太原| 朝阳| 湘潭| 马鞍山| 厦门| 保定| 青州| 眉山| 张掖| 连云港| 淄博| 三门峡| 蓬莱| 醴陵| 铜川| 云南昆明| 秦皇岛| 安吉| 乌兰察布| 广州| 屯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