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耽美 > 愛你在心口難開

愛你在心口難開

圣地亞哥老漁夫作者 著

耽美連載

由作者圣地亞哥老漁夫所著小說《愛你在心口難開》,主角是許東君呂靖,本文主要講述了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愛情故事:電話接通了以后,許東君竟然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和呂靖說了,難道要說自己被他的未婚妻綁架了,馬上就要被折磨死了?他說不出口,而呂靖也沒有給他太長時間考慮,一直催促著要掛斷電話。最后許東君只是虛弱的說了兩個字“救我”,呂靖的心突然有一點點的緊張。...

5.1萬字 更新:2019-09-01 11:06:31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由作者圣地亞哥老漁夫所著小說《愛你在心口難開》,主角是許東君呂靖,本文主要講述了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愛情故事:電話接通了以后,許東君竟然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和呂靖說了,難道要說自己被他的未婚妻綁架了,馬上就要被折磨死了?他說不出口,而呂靖也沒有給他太長時間考慮,一直催促著要掛斷電話。最后許東君只是虛弱的說了兩個字“救我”,呂靖的心突然有一點點的緊張。

愛你在心口難開

《愛你在心口難開》文章節選

電話很快接通了,呂靖低沉的聲音在那邊響起:“什么事?”

許東君沉默著,他要說什么?說我被你未婚妻綁架了?說我被打斷了手腳很慘你快來救我?說你未婚妻其實是個毒婦?

或許是沉默的時間太長,呂靖不耐煩了:“沒什么事就掛了。”

“救我。”許東君氣若游絲地,從喉嚨里憋出兩個字,他也是個男人,不習慣喊疼喊苦,更加不可能在呂靖面前,述說他此刻有多可憐。

姜靜月也猜透了這一點。

她把電話放在自己耳邊:“我們倆在劇組遇見了,和他打賭開玩笑呢。”

“把手機給他。”

姜靜月的笑容一頓,但她很好地掩飾過去了,話筒再次被遞到許東君嘴邊。

“你在哪?”

“我不知道,姜靜月把我綁在倉庫里。”他強忍著羞恥和疼痛,說出這句話,臉上一片火辣辣地疼。

呂靖不知道許東君又在玩什么把戲,徹底喪失了耐心。

“阿靖,他亂說,明明是他約我出來的,他口口聲聲,出大價錢讓我離開你!你們究竟是什么關系???”

姜靜月很會適時地表達委屈,之前被當眾落了面子,她什么也沒和呂靖說,甚至表示包容他以前的一切。

此時突然提起,倒叫呂靖不好再問。

“他和我沒有關系。”

“別把人弄死了就行,告訴他,好自為之。”

呂靖說完這句,電話就掛斷了。

他的話,許東君聽得一清二楚。

他雙眼無神地看著地面,仿佛他的靈魂,已經和身體斷開了連接,疼痛,冷,眩暈,這些通通都感受不到了。

他俯視著如同死狗般,被人捆在地上,被肆意羞辱的自己,只感覺到濃濃的悲哀,沒有人會來救他,他就該被折磨死在這個陰暗潮濕的小倉庫里。

大獲全勝的姜靜月得意地輕笑,然后示意,“那只右手,給我砸了。”

拿錘子的那個人膽子奇小,一錘子的事,他硬是抖抖索索下了兩三次手。

他每砸一下,許東君就痛得渾身一個哆嗦。

姜靜月滿意地站起來,繞著他走了兩圈:“哎,真可憐。”

“你這是犯罪。”許東君混混沌沌地,吐了這么一句,他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惡,所以詞窮。

像是聽到什么笑話,姜靜月蹲下來,親手幫他解開身上的繩索:“你不要忘了,我是呂靖的未婚妻,就算我犯罪又怎么樣?他會護著我的!”

許東君沒做聲。

“再說了,你要告我什么?人家只會覺得正房收拾男小三,天經地義,警察都不管家事呢,你指望法院管你?”

姜靜月低下頭,“不要忘了,在別人眼里,我是呂靖的未婚妻,你才是見不得人的小三!”

許東君狠狠閉上了眼睛,他理智上知道,這件事和呂靖沒有關系,傷害他,報復他的都是姜靜月。

可他沒有辦法不去痛恨呂靖。

他最好的年齡,全部都用來愛呂靖。

但他回報給他的,是無止境的羞辱,以及在他求救時,冷漠如冰的不關他事。

許東君心底那殘存的一絲愛意,也終于在這個陰冷的倉庫里死去了。

姜靜月早就帶著人離開了倉庫。

許東君躺在地上,手腳無法動彈,身上僅僅蓋著一件薄薄的外套。

他盡力蜷縮著,閉上眼睛,感覺渾身越來越冷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耽美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曲靖| 清远| 双鸭山| 四川成都| 宝应县| 汝州| 武安| 迁安市| 新疆乌鲁木齐| 仁怀| 安阳| 阿拉尔| 乌兰察布| 安阳| 巴音郭楞| 乐清| 泰州| 灌南| 台湾台湾| 陕西西安| 仁怀| 自贡| 鸡西| 连云港| 泉州| 澳门澳门| 宁波| 湖州| 泉州| 江门| 南京| 广饶| 章丘| 克孜勒苏| 石狮| 新泰| 神木| 吉林长春| 如皋| 漳州| 怀化| 甘肃兰州| 馆陶| 新乡| 黔南| 牡丹江| 安康| 乌海| 任丘| 菏泽| 莱芜| 巴彦淖尔市| 白山| 宁德| 温州| 咸宁| 黔南| 安阳| 商丘| 平潭| 汉中| 汉中| 三亚| 北海| 楚雄| 宁夏银川| 台北| 榆林| 新泰| 江苏苏州| 茂名| 博罗| 随州| 大兴安岭| 宜宾| 张掖| 义乌| 朝阳| 德清| 慈溪| 海西| 辽阳| 醴陵| 阿勒泰| 唐山| 昌都| 无锡| 毕节| 淮安| 灌南| 东阳| 明港| 锡林郭勒| 湖北武汉| 淮安| 驻马店| 章丘| 庄河| 淄博| 香港香港| 黄石| 牡丹江| 温州| 安顺| 贵州贵阳| 宜春| 保定| 丽水| 威海| 简阳| 十堰| 库尔勒| 汉川| 淮安| 涿州| 河北石家庄| 嘉善| 丹东| 鹤壁| 赣州| 白城| 湘潭| 临汾| 白沙| 襄阳| 姜堰| 广西南宁| 台北| 荆州| 乌海| 泰兴| 鄂州| 遂宁| 新泰| 泉州| 威海| 巴音郭楞| 泰兴| 武安| 沧州| 塔城| 玉树| 晋江| 仁寿| 内江| 九江| 东阳| 铜仁| 营口| 渭南| 安阳| 禹州| 鄂州| 明港| 宜宾| 那曲| 黑河| 鹤岗| 南京| 松原| 内江| 澳门澳门| 阳春| 保定| 馆陶| 安顺| 运城| 中山| 中卫| 醴陵| 阳春| 文昌| 安吉| 库尔勒| 洛阳| 周口| 随州| 保定| 茂名| 遵义| 忻州| 禹州| 岳阳| 西双版纳| 南平| 昭通| 遵义| 日喀则| 淮北| 寿光| 金华| 茂名| 安庆| 晋江| 临猗| 马鞍山| 山南| 阿坝| 宜春| 保山| 临汾| 海安| 鹤岗| 甘孜| 潍坊| 枣阳| 新乡| 运城| 基隆| 枣庄| 黔南| 遂宁| 芜湖| 绵阳| 德州| 如东| 灵宝| 苍南| 新疆乌鲁木齐| 扬州| 大兴安岭| 吉林长春| 燕郊| 营口| 遂宁| 长治| 黑河| 西藏拉萨| 图木舒克| 陕西西安| 锦州| 嘉峪关| 湖州| 黄南| 锦州| 大庆| 龙岩| 明港| 琼中| 扬中| 绵阳| 溧阳| 揭阳| 延边| 绍兴| 自贡| 乌海| 朔州| 黔西南| 四平| 临汾| 温岭| 庆阳| 丽水| 莱州| 铁岭| 临沂| 安阳| 阿拉尔| 周口| 丽江| 洛阳| 芜湖| 红河| 昌都| 西双版纳| 三河| 庆阳| 菏泽| 石嘴山| 江西南昌| 淮南| 甘南| 莆田| 毕节| 灌南| 六盘水| 河池| 大庆| 信阳| 大兴安岭| 汝州| 屯昌| 焦作| 瑞安| 德州| 镇江| 石河子| 潮州| 邢台| 本溪| 定西| 赣州| 南京| 诸暨| 汕尾| 甘孜| 阿勒泰| 博罗| 日喀则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