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都市 > 絕美夜色

絕美夜色

皖南牛二作者 著

都市完結

皖南牛二作者所著《絕美夜色》、主角是寧遠孟甜等。小說主要講述了寧遠和孟甜之間的一場曖昧癡纏情緣。曾經的高冷笑話,從未將寧遠看在眼里,而突然有一天寧遠發達了,還接到...

85萬字 更新:2019-01-23 16:19:53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皖南牛二作者所著《絕美夜色》、主角是寧遠孟甜等。小說主要講述了寧遠和孟甜之間的一場曖昧癡纏情緣。曾經的高冷笑話,從未將寧遠看在眼里,而突然有一天寧遠發達了,還接到了曾經的?;咸饝笗?。他們之間會發生怎樣的癡纏故事,到最后又將收獲怎樣的感情結局?

《絕美夜色》免費試讀

看見林芊芊,我就忍不住捏了一下拳頭!

她比我小一年級,上高中的時候仗著家里有錢,長得漂亮,在學校里橫行霸道。

有一次,她跟葉濤說我暗戀她——葉濤是她的護花使者,林芊芊看誰不爽,就讓葉濤去找那人的麻煩。葉濤帶幾個男混子把我堵在廁所里,硬要我跪下罵自己是癩蛤蟆,我堅決不肯,男兒膝下有黃金,就算我那時慫,我也有尊嚴??!他們就把我按在尿槽上打,額頭上的疤就是那時候留下的!

那是我高中生涯中最屈辱的記憶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!

“你們倆認識?”王劍鋒看出我臉色的異常來了。

我平時沒什么脾氣,現在臉黑得像炭一樣,誰都看得出來我心里的怒火。

不過我不會把私人的憤怒帶到工作中來的。林芊芊的老爸叫林道閔,就是眼前這中年男人,是陽縣很成功的企業家,現在出現在王劍鋒辦公室,肯定是來談合作的。

我捏放了一下拳頭,平復情緒后點頭對王劍鋒說:“我們高中同校。”

沒想到我話還沒說完,林芊芊切了一聲,很不屑地翻了個白眼。氣氛一下子尷尬極了!

王劍鋒打圓場,開玩笑道:“喲,你倆高中的時候不會有什么浪漫青春故事吧。”

其實瞎子都看的出來我倆有過節,王劍鋒這么說,只是為了給我們雙方一個臺階下,正常人都會就坡下驢。

可他不知道,林芊芊是個蠻橫慣了的角,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雙手抱著胸口,輕蔑地說:“王總你開什么玩笑,我怎么可能和這種人玩。”

我不喜歡和女人計較,可心里的怒火忍不住就騰了起來,她那種輕蔑的神情,好像我天生低她一等,就是因為根本沒把我當人看,所以高中時她才會那樣隨口污蔑我!

我立刻看向了林道閔,林道閔這才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句:“二位見笑,我女兒不太懂禮貌,不要放在心上。小王總,希望咱們這次合作愉快。”

他這個樣子,哪里像是在替林芊芊道歉,這語氣和表情,說是在表揚林芊芊還差不多。我終于知道林芊芊怎么會這么沒素質,有這樣一個爹,能有素質到哪兒去?!

我一直忍到這對奇葩父女離開了辦公室,才實在忍不住,爆了一句臟話:“操!”

王劍鋒擺下茶案,一邊煮著茶一邊讓我坐下,饒有興趣盯著我看了一會兒,看我漲紅著臉半天不說話,他挑了一下眉毛道:“和我說說怎么回事兒,這小美女和你是冤家???”

我喝了一大口茶,壓下惡氣說:“屁的美女,潑婦一個。說正事,鋒哥你找我什么事?”

王劍鋒的眼神中充滿了八卦味,可我就是不想說,我真不想讓他知道我被人按在尿槽里打過,見我就是不肯說,他只好癟了癟嘴,用眼神指了一下門口道:“就是這倆父女唄,林道閔,華容老總,來找我談城市之星的合作。你也知道,你鋒哥我上次把這個項目又答應給了楊旭,可是……我好像忘了通知華容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我一口茶噴了出來,“鋒哥……”

做生意可最忌諱言而無信,王劍鋒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失信于人,對我們朝陽的名譽可是有損傷的!

還不等我開口說,王劍鋒就豎起一只手掌,讓我打?。?ldquo;停停停,我知道你要說什么。做生意不能失信于人,我答應了華容的事肯定不會隨便毀約的。所以,這不是找你回來商量,怎么找個合理的借口給拒絕掉華容么?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都市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信阳| 抚州| 驻马店| 资阳| 绥化| 通辽| 大理| 深圳| 阳泉| 玉树| 汕尾| 益阳| 齐齐哈尔| 鄢陵| 清徐| 延边| 珠海| 吕梁| 库尔勒| 阳江| 娄底| 桐城| 嘉峪关| 贺州| 涿州| 桐城| 通辽| 资阳| 平顶山| 信阳| 阿坝| 宜春| 固原| 柳州| 新泰| 东海| 临汾| 天门| 琼海| 金坛| 宿迁| 朝阳| 昌都| 广汉| 营口| 襄阳| 万宁| 珠海| 永州| 甘肃兰州| 瑞安| 锡林郭勒| 怒江| 阿克苏| 张家界| 宁夏银川| 济宁| 无锡| 鹤岗| 固原| 洛阳| 阿里| 廊坊| 宜宾| 黔东南| 连云港| 江门| 临汾| 曲靖| 温州| 临沧| 常州| 辽阳| 吴忠| 白沙| 长葛| 改则| 七台河| 东莞| 十堰| 安徽合肥| 潜江| 大兴安岭| 金坛| 宜都| 张家界| 台州| 安庆| 眉山| 齐齐哈尔| 中山| 邹平| 通辽| 雅安| 淄博| 定安| 海门| 潜江| 鹤壁| 茂名| 金华| 池州| 南阳| 眉山| 包头| 昭通| 辽宁沈阳| 北海| 阿拉尔| 天门| 洛阳| 荣成| 琼海| 大连| 承德| 漳州| 江西南昌| 萍乡| 汕尾| 咸阳| 丹东| 洛阳| 定安| 潍坊| 普洱| 佛山| 柳州| 基隆| 扬中| 甘孜| 丽江| 仙桃| 定州| 葫芦岛| 昆山| 乐山| 丽江| 仁寿| 日喀则| 通化| 海门| 海门| 灌云| 神木| 德阳| 德阳| 雅安| 德州| 包头| 阿拉尔| 东莞| 阜新| 衡阳| 石河子| 台中| 宜都| 神农架| 垦利| 沧州| 柳州| 日土| 保定| 辽源| 新泰| 湘西| 金华| 辽源| 招远| 吉林| 五家渠| 枣阳| 盘锦| 台山| 铜川| 天水| 阿克苏| 淮南| 肇庆| 乐平| 招远| 赣州| 固原| 汉中| 乌海| 海丰| 温岭| 建湖| 琼中| 延边| 云南昆明| 江苏苏州| 温州| 松原| 鹰潭| 甘肃兰州| 黄石| 济南| 新疆乌鲁木齐| 江门| 乌兰察布| 温州| 长葛| 梅州| 琼中| 鄂州| 朝阳| 锡林郭勒| 廊坊| 玉林| 巢湖| 佛山| 库尔勒| 儋州| 广安| 河南郑州| 改则| 白沙| 博尔塔拉| 安康| 葫芦岛| 温州| 慈溪| 吉林长春| 简阳| 通辽| 长治| 神农架| 揭阳| 项城| 瑞安| 寿光| 揭阳| 贵港| 攀枝花| 基隆| 龙口| 安徽合肥| 吐鲁番| 延边| 抚顺| 玉溪| 泰兴| 巴中| 葫芦岛| 抚州| 株洲| 丽水| 鞍山| 阿拉善盟| 那曲| 酒泉| 高雄| 建湖| 库尔勒| 天长| 南京| 沧州| 恩施| 萍乡| 燕郊| 六安| 南京| 海东| 来宾| 海安| 六安| 蚌埠| 临夏| 本溪| 阿勒泰| 贺州| 垦利| 汕尾| 儋州| 保定| 文山| 姜堰| 湘西| 张掖| 喀什| 承德| 日照| 亳州| 河池| 陕西西安| 宁夏银川| 高密| 江门| 吐鲁番| 清徐| 安阳| 揭阳| 十堰| 庄河| 泸州| 宜春| 和田| 本溪| 保山| 高密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