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玄幻 > 將軍大人請自重

將軍大人請自重

薄荷貓片作者 著

玄幻連載

《將軍大人請自重》主角是曲綾蕭璟月等,由網絡作家薄荷貓片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喜歡研究蠱蟲的曲綾一次偶然救下欲火焚身的美男子,便被他奪去清白,可誰知此時圣上賜婚讓她嫁給蕭璟月,卻發現那個人竟是當晚奪取她清白之軀的男人,卻不想這位將軍大人竟將她放在手心里疼愛........ ...

122萬字 更新:2019-08-31 15:44:16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將軍大人請自重》主角是曲綾蕭璟月等,由網絡作家薄荷貓片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喜歡研究蠱蟲的曲綾一次偶然救下欲火焚身的美男子,便被他奪去清白,可誰知此時圣上賜婚讓她嫁給蕭璟月,卻發現那個人竟是當晚奪取她清白之軀的男人,卻不想這位將軍大人竟將她放在手心里疼愛........

《將軍大人請自重》節選在線試讀

“娘親,娘親,她怎么睡這么久還不醒呀?”

“娘親,她怎么比那小溪對面豬媽媽的崽子還能誰呀?”

靜靜的聽著孩子的童言童語銀狼仰起頭,望著天上那一輪冷月,無聲卻道盡悲涼。

窸窸窣窣的聲音從身后傳來,銀狼警惕的轉過身,暗處幾道影子在半空中扭動搖晃,不多時那東西便出現在銀狼的視線中。

“喲,銀狼,許久不見呀。”

銀狼不動聲色的將女童護在身后,聲音沉冷淡定:“九頭巨蟒,千年未見,你的這些腦袋還是這么讓人惡心。”

不同于魏月零的挑釁,九頭巨蟒對眼前的銀狼還是有一絲敬重的,十八顆比燈籠還大的眼珠子齊齊看向銀狼身后的兩個人,中間蛇頭的眼珠子輕轉,“銀狼,吾與汝好歹是鄰居,汝總不能見死不救吧?”

“不,你死在這里我也不會多看你一眼。你想做什么我不插手,只是我身后這兩個人不是你能動的,識相就趕緊走吧。”

九頭巨蟒喪氣的垂下頭,依依不舍的看了那兩人好幾眼,礙于銀狼的威嚴,還是走了。

“娘親,娘親,那蛇頭好奇怪,有一二三四……”女童聲音頓住,茫然的看著銀狼,“娘親,四后面是什么?”

銀狼溫柔的用狼頭蹭了蹭孩子的臉頰,柔聲道:“那是九頭巨蟒,它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.九,九顆腦袋。”

女童數起了手指,數到第九個的時候,又有新的問題了,“它還有一顆腦袋去哪里了呢?”

“孩子,是九顆,它只有九顆腦袋。”銀狼的聲音溫柔而無奈。

女童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,沒有再糾結那個問題,又重新趴在了女子的身上,輕輕的搖晃著她,“姐姐,你快醒呀,醒了孩子帶你去看九頭巨蟒,它有九顆腦袋,可奇怪了。”

“對了,我跟你說呀,我們家門口有條小溪,小溪對面住著一只很大很大的豬,它生了很多很多個崽子,老可愛了。”

銀狼默默的看著女童,目光柔和。

“邵輕,邵輕,快些醒醒。”

血劍懸在血池上,看著那方臺上躺著的女子,一遍一遍的呼喚著邵輕,奮力的掙扎著,想要掙脫開束縛在劍身上的鐵鏈。

“該死的,快放開我。”血劍氣急敗壞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血色的空間里,然無論血劍如何掙扎,那鐵鏈始終如藤蔓般纏繞著血劍,且隨著血劍的掙扎越纏越緊。

該死的,沒想到縛魂子鈴沒動,倒是夜嵐笙設下的咒生效了。血劍一時間有氣又急,邵輕再這么睡下去,就真的沒命了。

方臺上的女子對周遭的一切動靜恍若未聞,面容恬靜,嘴角還勾著若有若無的笑。

“人之初,性本善啊善啊善,師弟,你這么做真的好嗎?”少女指著少年腳下,痛心疾首。

少年一愣,“什么?”

少女將少年的腳抱了起來,憤憤道:“你踩死一只螞蟻了你知道嗎?”

少年面皮扭曲了一下,忽而目光變得復雜,輕聲問道:“只是一只螻蟻罷了,若我殺了人,師姐你還會理我嗎?”

少女歪頭想了半響,站起身,踮起腳去揉捏少年的臉蛋,一本正經道:“師弟呀師弟,殺人是不對的,你師姐我救人不容易,知道嗎?”

“師姐,什么人你都救嗎?”

“對啊,師父說,人不分貴賤,生命都是等價的。”

少年面色復雜,少女笑得純真,此時的少女不會知道,這個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夠救的。

破舊的茅屋里,男子氣急敗壞的指著女子,往日的溫潤早已被怒氣所替代,“蕭輕悅,你可知你要救的人是誰,他可是拜月教的大魔頭??!”

“師兄不必再勸,我救定了。”

回應女子的,是男子摔門而去的聲音。

死氣沉沉的村莊里,四處彌漫著一股糜爛的氣息,殘尸骸骨灑落一地,那萎縮的皮肉甚至還粘連著骨頭,看起來就像是話本里那些被妖怪吸干了精氣的人一般。

“師兄,這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她不過是上山采個藥罷了,怎么一回來就成這個樣子了。

男子笑得悲涼,聲音清冷無情,“拜月教教主,練就邪功,以吸食人的精氣增加功力。”

女子渾身一震,雙腿一軟跪了下來,雙手按在了地上,鮮血染了滿了掌心。

早上出發前,還有一群臉上掛著笑容的孩子圍著她轉,讓她早些回來,他們帶她去田里煨番薯。滿臉皺紋的老奶奶回屋拿出兩個饃饃塞到她的手中,說讓她帶著上山,不要只記得采藥就把自己餓了。還有,還有那個很溫柔很溫柔,說話都很小聲的女子,她撫著鼓起的肚皮,說蕭姑娘,待孩子出生,你為他起個名字可好?

如今,她們堆滿了幸福笑容的臉,全都成了一副皺巴巴的皮囊。

而將他們變成這個樣子的人,是她寧可與師兄翻臉也要去救的人啊。

女子看著掌心的血,滿臉的不敢置信,眼角有淚滑落,泣不成聲:“是我,殺了他們……”

從今以后,蕭輕悅在江湖中立下規矩,十惡不赦之人,不救!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玄幻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雄安新区| 乳山| 衢州| 长葛| 宜宾| 韶关| 寿光| 台湾台湾| 达州| 泰兴| 朔州| 滕州| 廊坊| 阳江| 四平| 任丘| 宜都| 马鞍山| 黄石| 博尔塔拉| 琼中| 晋城| 新沂| 阳泉| 金昌| 贵港| 盐城| 北海| 洛阳| 济南| 玉环| 喀什| 寿光| 武威| 燕郊| 巢湖| 永新| 吉林| 宜都| 庄河| 吉林长春| 北海| 昌吉| 黑龙江哈尔滨| 甘肃兰州| 荆州| 屯昌| 临汾| 保亭| 张家口| 义乌| 保定| 瓦房店| 邢台| 博尔塔拉| 昭通| 曹县| 余姚| 河北石家庄| 巴中| 宜宾| 三河| 江门| 秦皇岛| 通辽| 济南| 铜陵| 邳州| 菏泽| 东方| 新沂| 新乡| 韶关| 驻马店| 定州| 攀枝花| 诸城| 玉林| 鄢陵| 阿拉善盟| 阿拉尔| 常德| 天水| 台湾台湾| 武安| 雅安| 山南| 天门| 自贡| 漯河| 仙桃| 连云港| 保定| 梅州| 黄南| 宁国| 大丰| 山西太原| 广安| 鞍山| 本溪| 丽江| 徐州| 潜江| 张掖| 湖州| 深圳| 改则| 启东| 六安| 滕州| 清徐| 吉林| 宜都| 阿拉善盟| 西双版纳| 巴音郭楞| 湛江| 锡林郭勒| 宜宾| 海南海口| 常州| 阿克苏| 宣城| 抚州| 雅安| 吉林长春| 汝州| 新疆乌鲁木齐| 辽宁沈阳| 通辽| 西双版纳| 邹平| 象山| 昆山| 香港香港| 北海| 启东| 本溪| 公主岭| 永新| 图木舒克| 临汾| 黔东南| 江西南昌| 桂林| 台湾台湾| 攀枝花| 临沂| 张家口| 日喀则| 海安| 烟台| 文山| 乐山| 鄢陵| 汕尾| 巴音郭楞| 淮南| 眉山| 宜昌| 桂林| 新沂| 固原| 白城| 晋江| 陇南| 衡阳| 宜昌| 大同| 南充| 安康| 运城| 永新| 襄阳| 顺德| 宁国| 昭通| 红河| 灌南| 海南海口| 曲靖| 三亚| 包头| 乌兰察布| 鄢陵| 锡林郭勒| 石狮| 固原| 济南| 克孜勒苏| 广汉| 平凉| 喀什| 萍乡| 德州| 渭南| 昌都| 张家界| 单县| 喀什| 濮阳| 东莞| 广汉| 安徽合肥| 阿拉尔| 澳门澳门| 无锡| 乌海| 咸阳| 海南| 钦州| 威海| 改则| 九江| 延安| 蚌埠| 广元| 天长| 阿克苏| 玉树| 仁寿| 安徽合肥| 四川成都| 克孜勒苏| 温州| 温州| 宜宾| 大兴安岭| 自贡| 泰兴| 淮北| 改则| 海拉尔| 黑龙江哈尔滨| 临夏| 嘉兴| 阿拉善盟| 广饶| 青海西宁| 临猗| 灌南| 吴忠| 渭南| 蓬莱| 辽宁沈阳| 昌吉| 山南| 项城| 沧州| 大连| 昌吉| 临海| 保亭| 阿克苏| 单县| 五指山| 大庆| 宿州| 如皋| 大庆| 南通| 松原| 黔东南| 资阳| 丽水| 乌海| 安吉| 包头| 芜湖| 滁州| 驻马店| 沧州| 邹平| 湖州| 石河子| 吉林长春| 常德| 台山| 厦门| 崇左| 丽水| 灌南| 甘孜| 江苏苏州| 巴音郭楞| 随州| 淄博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邢台| 新疆乌鲁木齐| 淮北| 内江| 吴忠| 青海西宁| 库尔勒| 牡丹江| 眉山| 馆陶| 昌都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