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<sup id="sgekk"></sup> 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center id="sgek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tr id="sgekk"><optgroup id="sgekk"></optgroup></tr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gekk"></acronym>
<sup id="sgekk"></sup>
<acronym id="sgekk"><small id="sgekk"></small></acronym>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玄幻 > 抗戰1938

抗戰1938

伯樂作者 著

玄幻連載

《抗戰1938》主角是李天賜等,由網絡作家伯樂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李天賜一次意外,穿越到了爺爺的抗戰時代,親眼目睹了帝國主義的對人民群眾的迫害,于是他毅然的投身于革命事業中,為了祖國的勝利和民族的崛起而奮斗.........

29萬字 更新:2019-08-31 13:57:51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抗戰1938》主角是李天賜等,由網絡作家伯樂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李天賜一次意外,穿越到了爺爺的抗戰時代,親眼目睹了帝國主義的對人民群眾的迫害,于是他毅然的投身于革命事業中,為了祖國的勝利和民族的崛起而奮斗......

《抗戰1938》節選在線試讀

他屏住呼吸,腳步很輕,撥開野草的動作極其緩慢,眼睛死死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,就像伺機突襲的蛇。

不遠的地方,一個嬌小的黑影輕輕朝一邊挪動,也很緊張。

借助微微的亮光,李天賜大致看到黑影的輪廓,旋即做出判斷。

這不是狼也不是野豬,而是一個嬌小的女人。

凌晨時分,山村里的女人誰會朝草叢里鉆?再回想下通緝令上有關劉璐的身材描述,李天賜差點噴血。

真是怕什么來什么,幸虧我過來了,否則真讓她和爺爺接上線,引來了日本人,小田莊就完了。

念及至此,李天賜朝黑影撇撇嘴,轉身便走。

李二蛋見李天賜從草叢大搖大擺出來,問道:“什么東西?”

“一只兔子,我過去的時候它跑了,哎,如果有獵槍就好了,給它來一下子,中午咱們能見見葷。”李天賜這么想著,手往袋里探去,希望摸到一點食物和水,一會抽個空回來給劉璐放下。

李天賜拽拽爺爺,笑道:“走吧,再堅持最后一段路,回到家咱們好好歇歇。”

言畢,李天賜背起食鹽,埋頭朝前走,趕緊把爺爺哄走,自己再回來,劉璐怎么說也是個女人,一個人在野外不安全。

李二蛋站在原地,看看李天賜的身影,又朝草叢中看看,沒有動。

李天賜都走了十來米了,發現爺爺沒跟上,從臉上擠出一個笑容,回頭喊道:“兄弟,走啊。”

“大哥,剛才的聲音絕不是野兔子發出來的,我跟大壯打過獵,兔子造不了這么大的動靜。”

李二蛋緊握柴刀,準備鉆進草叢一探究竟:“狼最喜歡從后面進攻,你若看錯了,就糟糕了。”

我的天啊,草叢藏的真是狼,我能若無其事得原地折返?它早從后面撲上來了。

將布袋趕緊朝路邊一放,李天賜準備阻止爺爺,遺憾的是,李二蛋比他還要敏捷,迅速鉆進草叢。

李天賜一扶額頭,難道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嗎?罷了罷了,跟過去看看吧,萬一那女人不是劉璐呢。

跟在爺爺身后到了發出聲音地方,李二蛋看著趴在草叢中的女子,扭頭對李天賜道:“我說了不是兔子。”

李天賜撓撓頭,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我的錯,沒看清。”

李二蛋也沒懷疑,蹲下身子對無比緊張的女子道:“姑娘,我們是小田莊的村民,你是哪個村的?”“我......我是避難的,不是青山鎮的人。”劉璐扶著一株小樹很是艱難的站了起來,很是緊張。

大青山深處村落民風是淳樸,可走到哪兒都有好人和壞人,更何況大青山自古以來匪患嚴重,萬一面前兩個男人是壞人,精疲力盡的她除了任人宰割毫無辦法。

李二蛋僅憑劉璐綿軟的口音就知道她是外鄉人,并且來自南方。

正準備安慰幾句,借助微微的光亮一瞅,身子當即一顫。

這女人跟通緝令上的劉璐眉眼間很像,準確來說,面前這位正是日本人費盡心機搜捕的劉璐。

這是禍患??!李天賜心中感慨,卻也毫無辦法。

爺爺和劉璐已經連上了線,要將爺爺拽走對劉璐不聞不問,用腳趾頭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。

別說這女子是劉璐,即便不是爺爺也會伸出援助之手,若非如此,恐怕自己已經被山上的狼叼走了。

“姑娘,你別怕,我們不是壞人。”李二蛋將劉璐上下一番打量,趕緊跑到路邊,將竹筒遞給劉璐,“先喝口水。”

劉璐捧著竹筒咕咚咕咚喝了兩大口,這才用袖子輕輕擦拭了下嘴角,臉上滿滿都是感激:“謝謝大哥。”

“多大點兒事,謝什么。”接過竹筒,李二蛋又遞過去一個紅薯,柔聲道,“洗得很干凈。”

劉璐只頓了下,便接過紅薯啃了起來。

李天賜怎么看她怎么不順眼,將李二蛋拽到一邊,小聲道:“兄弟,你水也送了紅薯也給了,可以走了吧?”

走?李二蛋偷偷瞟了眼李璐,悄聲道:“咱們走了,她怎么辦?”

她該怎么辦怎么辦啊,李天賜輕咳一聲,正色道:“她的身份你也知道,肩負重要使命,咱們將水和紅薯留給她讓其繼續趕路就行了,你打算怎么做,千萬別告訴我將她帶回小田莊,這是作死!”

“將她帶回小田莊就是作死?李大哥,你的意思我不懂。”李二蛋皺著眉頭道。

“這多好懂的事兒,就青山鎮日本鬼子的表現,總有一天會找上門,她留在小田莊不是等日本人抓嗎?”李天賜指著連綿大山,侃侃而談,“任何村落都是危險的,正所謂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她最好的歸宿便是連綿的青山。”

躲在深山老林是很難碰到日本人,可深山老林里不僅有狼有毒蛇還有土匪,劉璐能活下來嗎?

李二蛋瞟了眼狼吞虎咽的劉璐,小聲道:“你看她現在這副模樣,能在山里撐多久?”

“作為一名地下黨,必須要有地下黨的覺悟,不管到了什么時候,使命永遠比生命重要,如果我是她,即便用繩子綁著,我也不會留在小田莊。”

李二蛋覺得李天賜的話有點扯,徑直言道:“李大哥,你現在不就在小田莊嗎?”

李天賜差點被李二蛋的話噎死,老臉一紅,頓了一會兒方道:“那是因為我失去了記憶。”

李二蛋看看李天賜,又瞅瞅劉璐,猶豫了下,道:“其實她是在山里繼續呆著還是留在小田莊,要看她的意思,我覺得不管她是什么身份,一個女孩子家呆在深山老林,終究不是事。”

李天賜再度扶額,見勸不動爺爺,有氣無力的道:“既然兄弟打定主意了,那就看她的意思,不過有些話提前說清楚,我不確定跟她是不是有聯系,也不知道此次來安平我肩負著什么使命,所以我的身份,萬萬不能向她暴露。”

李二蛋拍拍胸脯,憨厚的笑了:“大哥盡管放心,我心中有數。”

我看你是心中沒數,在小田莊安安靜靜過日子多好,偏偏要將火藥桶朝家里挪。

李天賜從臉上擠出一個笑容,看向劉璐的眸中滿滿都是厭惡:“兄弟心中有數就好。”

商量好后,李二蛋走到劉璐跟前,好聲問道:“姑娘,天還沒亮,你還要繼續趕路嗎?”

趕路?朝哪里趕?李璐搖搖頭,苦苦一笑:“我實在走不動了,大哥,你是好心人,能收留我幾天嗎?”

李二蛋面上一喜,道:“姑娘自己能走的話,趁天還沒亮跟我回家,等天亮了,人多眼雜,不好。”說完,便帶著劉璐往家里走。

人多眼雜?劉璐黛眉一挑,很是警惕的問道:“大哥是怕村里的流言蜚語嗎?”

“你一姑娘家都不怕,我怕什么流言蜚語?我怕的是你的行蹤被人看到,有危險。”李二蛋也不跟劉璐藏著掖著,索性挑明了,“兩三天前我在青山鎮置辦物品,街上有你的通緝令,日本鬼子封鎖得很嚴。”

劉璐停下了腳步,面色一正:“你知道我的身份?”

“知道,劉小姐盡管放心,你是沖鋒在前的英雄,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,都不會泄露你的行蹤。”要不是李天賜拍著胸脯保證帶著他打鬼子,說不定他現在就向劉璐表述打鬼子的雄心壯志了。

劉璐將李二蛋細細審視,又將目光放在李天賜身上,緊繃的神經終于松了下來:“大哥能亮明我的身份就不是心里有鬼的人,既然如此,就打擾你了。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玄幻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库尔勒| 宜昌| 萍乡| 株洲| 牡丹江| 铜陵| 邵阳| 十堰| 海安| 阿勒泰| 邵阳| 莆田| 杞县| 阿克苏| 青海西宁| 丹阳| 滨州| 洛阳| 朝阳| 陇南| 清远| 泰州| 张北| 克拉玛依| 洛阳| 丽水| 兴安盟| 天门| 铁岭| 赣州| 馆陶| 绍兴| 和田| 黔东南| 巢湖| 海西| 盘锦| 漯河| 咸宁| 衡水| 海门| 黔东南| 黄山| 昌吉| 日照| 滨州| 日喀则| 漳州| 中山| 临汾| 梧州| 梅州| 余姚| 巴音郭楞| 武夷山| 长治| 三亚| 宜都| 本溪| 锡林郭勒| 三明| 迁安市| 海北| 安岳| 定安| 临汾| 长兴| 淮安| 新沂| 六安| 鹰潭| 云南昆明| 宁波| 广元| 信阳| 吕梁| 滕州| 海南海口| 安阳| 阿克苏| 日土| 巴中| 余姚| 眉山| 烟台| 大庆| 洛阳| 昭通| 焦作| 海拉尔| 漯河| 晋城| 秦皇岛| 绵阳| 朝阳| 许昌| 双鸭山| 博尔塔拉| 莒县| 新疆乌鲁木齐| 博尔塔拉| 崇左| 南京| 大理| 定州| 如东| 仁怀| 如东| 眉山| 龙岩| 江苏苏州| 明港| 仙桃| 绵阳| 海宁| 永康| 嘉兴| 宜春| 鹤岗| 定安| 佳木斯| 宁德| 大同| 张家口| 保定| 果洛| 台北| 阜阳| 唐山| 玉溪| 梧州| 株洲| 聊城| 保定| 甘孜| 柳州| 垦利| 五指山| 和县| 黄石| 河源| 武威| 伊犁| 莒县| 明港| 黔东南| 鞍山| 平顶山| 青州| 秦皇岛| 蓬莱| 果洛| 临汾| 遵义| 安庆| 兴安盟| 常州| 辽阳| 池州| 乳山| 滨州| 恩施| 东海| 钦州| 燕郊| 临夏| 五家渠| 漯河| 湖北武汉| 齐齐哈尔| 桐乡| 玉环| 汝州| 莱州| 黄石| 吉安| 武安| 阿拉尔| 濮阳| 台山| 泰安| 台湾台湾| 香港香港| 阜新| 绥化| 南充| 安徽合肥| 桐乡| 日喀则| 济源| 黄山| 兴化| 宜春| 孝感| 克拉玛依| 单县| 江西南昌| 和田| 南充| 章丘| 台南| 玉林| 林芝| 通辽| 丹东| 金坛| 嘉峪关| 永康| 三门峡| 吉林长春| 诸城| 锡林郭勒| 遵义| 玉溪| 营口| 辽阳| 赵县| 淮北| 鄂州| 宣城| 诸城| 白银| 锡林郭勒| 鹤岗| 宁德| 恩施| 图木舒克| 临汾| 随州| 绍兴| 娄底| 铜陵| 禹州| 马鞍山| 柳州| 滁州| 龙岩| 兴化| 湘潭| 公主岭| 十堰| 台南| 凉山| 信阳| 天水| 白沙| 喀什| 南充| 万宁| 瑞安| 镇江| 黔南| 高密| 泉州| 商丘| 包头| 威海| 临沂| 澳门澳门| 南阳| 巢湖| 通辽| 宁德| 寿光| 临汾| 台南| 宁夏银川| 惠州| 琼海| 锦州| 兴安盟| 牡丹江| 德州| 榆林| 兴化| 汉中| 琼中| 文山| 洛阳| 晋江| 石嘴山| 大连| 上饶| 鹤壁| 铜陵| 周口| 云南昆明| 克拉玛依| 河池| 明港| 长治| 单县| 海北| 台湾台湾| 平凉| 贺州| 包头| 赤峰| 通辽| 牡丹江|